冀华论坛 Video
Video 冀华论坛
冀华论坛丨恶势力犯罪的几点酌定量刑情节
日期: 2019-08-09

冀华论坛丨恶势力犯罪的几点酌定量刑情节


摘要:在对恶势力犯罪量刑的问题上,司法机关不仅应考虑到各被告人在恶势力组织中的地位、所起作用及前科、累犯、自首、认罪等量刑因素,还应综合考虑恶势力组织所处于的演化阶段及暴力程度等酌定因素,如此,以正确评估恶势力组织的危害程度及各被告人的人身危险性,达到公正量刑的目的。


关键词:恶势力、酌定量刑情节、暴力程度、演化规律


随着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纵深开展,以及2019年4月9日两高两部《关于办理恶势力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恶势力意见》”)的出台,司法机关在恶势力犯罪量刑的问题上的把握日趋准确和规范。在《恶势力意见》中,体现了如下原则即:对“纠集者”“首要分子”“重要成员”和“其他成员”在量刑问题上应当予以区别对待。但除此原则以外,笔者认为该区别对待还应结合我国“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以及“罪刑相适应”的司法原则,故而建议司法机关在对恶势力犯罪量刑时,还可以考虑如下几点因素。


一、结合恶势力本质特征及其演化规律,可以通过分析恶势力个案在演化过程中的具体阶段,由轻到重的把握量刑尺度。


对于组织较为松散的恶势力组织(初步形成期)、组织性较强的恶势力组织(成熟期)以及组织严密的恶势力犯罪集团(蜕变期)三者在量刑从严程度上予以区别对待。


根据《恶势力意见》的规定:恶势力是指经常纠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百姓,扰乱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但尚未形成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违法犯罪组织。根据上述规定,可以理解为恶势力的实质就是:黑社会性质组织萌芽阶段的犯罪组织。而现实中,恶势力组织的形成往往也不是一蹴而就的,结合日常办理恶势力案件的体会,笔者将恶势力组织的形成和发展总结为四个阶段:即萌芽期、初步形成期、成熟期和蜕变期。


(一)萌芽期,是指行为人之间刚刚形成联络,并一起实施了极少量的违法犯罪活动,虽尚不构成恶势力犯罪组织,但有向恶势力组织发展趋势的阶段。如笔者曾经办理过的一起“校园贷”案件,四名被告人共同出资形成了一个从事“校园贷”活动的组织,至案发前,共查明该组织实施诈骗活动三起,涉案金额共计21200元。本案虽然最终未被人民法院认定为恶势力,但不可否认的是,如该组织未被司法机关及时查处,未来将极有肯能发展为恶势力犯罪组织。在恶势力的萌芽期,行为人的主观恶性和社会危害后果往往较小,对其施加一般性的刑罚即可以达到矫正的效果,因此该阶段的行为人一般无需从严从重处理。


(二)初步形成期是指恶势力组织初步形成,成员初步固定,实施的违法犯罪活动初步达到恶势力认定标准的阶段。这一阶段行为人的主观恶性和社会危害后果较上一阶段有所升级,犯罪行为及犯罪后果初步达到了恶势力组织的认定特征,但尚未深入发展。因此在刑罚适用的问题上,可以根据具体案情,酌定考虑是否有必要对行为人予以从重处罚。如果有必要从重处罚,一般建议不超过基准刑的百分之十。


(三)成熟期是指恶势力已经具备较强的组织性,暴力特征较为明显,实施的违法犯罪活动较多,甚至已经达到恶势力犯罪集团的程度,对于正常的社会秩序影响较大的阶段。在这一阶段,行为人的主观恶性和社会危害后果程度明显更高,不从重处罚不足以达到惩戒和矫正的目的,但在从重尺度上应当坚持适度原则,一般建议不超过基准刑的百分之二十。


(四)蜕变期是指恶势力犯罪集团形成的时间较长,组织严密且成员人数较多,同时实施的违法犯罪数量较多且该犯罪集团已经开始向黑社会性质组织蜕变的阶段。在这一阶段,行为人的主观恶性和社会危害后果已经达到了恶势力犯罪的顶峰,因而必须对其从严从重处罚,且从重尺度可以在基准刑的百分之二十以上予以量刑甚至顶格判处。


二、恶势力的最大的社会危害体现于多次以暴力(包括暴力、以暴力相威胁或软暴力)扰乱某一地区或某一行业的正常秩序。


因此,在对其从严处罚时,对暴力程度不同的恶势力在量刑尺度的把握上,可以作出区别处理。


(一)对于犯罪个案中存在偶然性的暴力行为,主要犯罪事实以非暴力性犯罪为主的恶势力,因为对于某一地区或某一行业社会秩序的破坏程度往往较小,建议一般不予从重处罚或者在基准刑基础上百分之十以内从重处罚。


(二)对于以暴力犯罪为主要犯罪事实的恶势力,其一般对某一地区或某一行业的社会秩序破坏程度往往较大,应当予以从严惩处,建议在基准刑基础上百分之十至百分之二十之间的范围内予以从重处罚。


(三)对于不但以暴力犯罪为主要犯罪事实且行为手段特别残忍、性质特别恶劣的恶势力,建议在基准刑上百分之二十以上的范围内予以从重处罚。


三、对于恶势力犯罪考虑其处于的发展阶段和暴力程度等因素适用不同量刑尺度的意义。


首先,从法理的角度看,对罪犯施以刑罚主要是基于惩戒和矫正两种目的,因此对于罪犯施以刑罚的程度,应当与其主观恶性和造成的社会危害相适当。恶势力犯罪在演化中的不同阶段,行为人的主观恶性和造成的社会危害一般是是由浅入深,由小至大的,而恶势力的暴力程度的多少、高低往往也与其造成的社会危害后果的大小成正比。因此,对不同阶段的恶势力犯罪适用不同的量刑尺度,更有利于达到惩戒和矫正的刑罚目的。


其次,从刑事司法政策和司法原则的角度看,对不同阶段和不同暴力程度的恶势力适用不同的量刑尺度,既符合我国长期坚持的“宽严相济”的刑事司法政策的要求,又符合我国刑事法律体系中的罪刑相适应的司法原则。对于情节较轻,有改造和挽救可能的恶势力组织的参与者,应当予以区别对待,以通过适度的刑罚对其予以改造和惩戒,帮助其改过自新,回归社会。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在对恶势力犯罪的量刑问题上,不宜一刀切,只追求从重处理的结果,而是应当对个案进行分析,坚持罪刑相适应的原则,考虑行为人主观恶性及社会危害等因素,不偏不倚的适用刑罚。


注:本文系河北省法学会刑法学研究会2019年年会参会论文,荣获优秀奖


参考文献:

1.陈兴良《刑法的价值构造》2006年10月第2版。

2.黄京平《恶势力及其软暴力犯罪微探》2018年第3期《中国刑事法杂志》。


推荐视频 / Video More
发布时间: 2020 - 08 - 03
点击次数: 0
「案情简介」槐某明知自己得了癌症,还到处借钱,并在死前将财产全部给了妻子,与妻子离婚。那丈夫的债务妻子是否需要偿还呢?钱先生与槐某是高中同学,两人同在省会打拼,关系处得很铁。槐某的生意做得很大,开了六家连锁超市,他平时呼朋唤友,喝酒聚会,生意伙伴和同学都觉得他人品不错。2019年5月,槐某给钱先生打电话称,他因生意需要,想向其借十万元钱,三个月内就还上。钱先生没有任何犹豫,当即通过银行转账十万元给了槐某。可是刚过三个月,槐某就因患癌症去世了。钱先生想找槐某妻子要回这十万元钱,才得知槐某去世前两个月已与妻子离婚,且将所有的财产都给了妻子。他通过打听才得知,槐某早在年初就知道自己患了癌症时日无多,就向其生意伙伴和同学借款多达60余万元,并迅速与妻子离婚,自己净身出户,然后静待死亡。如今槐某去世,他的债主都找槐某妻子索要借款,但是槐某妻子称其与槐某离婚了,槐某的债务与她无关。钱先生向报社打来电话咨询,槐某借他的钱,槐某妻子是否应该偿还?记者为此咨询了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律师孙成伟。「律师说法」本期点评: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 孙成伟本案的关键在于确定槐某借的钱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如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则槐某的妻子就应该偿还借款。认定夫妻共同债务需要满足一定的条件,首先在时间上需满足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就本案而言,槐某借钱时并未与其妻子离婚,证明属于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其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
发布时间: 2020 - 08 - 02
点击次数: 0
据央行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2018年我国个人不良贷款余额为7103亿元,不良率1.5%。2020年,受疫情影响,个人不良率达2.1%,再创历史新高。粗略估算,目前我国个人不良贷款余额近万亿。6月,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开展不良贷款转让试点工作的通知(征求意见稿)》《银行不良贷款转让试点实施方案》,明确将进行单户对公不良贷款和批量个人不良贷款转让试点,这意味着万亿规模个贷不良资产市场有机会被撬动,不良资产处置行业将迎来新机遇。律师作为不良资产处置过程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应该如何抓住本轮行业上升周期带来的红利?2020年以来,随着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蔓延,经济下行、金融市场波动剧烈,虽然这对实体产业的经营环境和偿债能力影响巨大,但对于不良资产行业来讲,确是「危中有机」。近日,银监会发布金融数据——截至6月末,我国银行不良贷款余额3.6万亿元,比年初增加4004亿元,不良贷款率2.10%,创历史新高。由于不良资产风险的暴露存在一定的滞后性,加之疫情以来,银行对贷款客户采取了延期还本付期的政策;我们预测,下半年度银行依旧面临较大的不良率上升、不良资产增加和处置的压力,传统不良资产规模还将增加。与此同时,银保监会6月发布《关于开展不良贷款转让试点工作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和《银行不良贷款转让试点实施方案》,明确将进行单户对公不良贷款和批量个人不良贷款转让试点。可以预见的是...
发布时间: 2020 - 07 - 30
点击次数: 0
「案情简介」省会的小李与素素经人介绍于2015年结婚,次年生育一女。素素对公婆很孝顺,小李感念素素的付出,将祖传的一个玉挂件送给了素素。小李大男子主义,生活中经常对素素呼来喝去,一点也不顾及素素的感受。时间长了,素素对小李颇有怨言。一天,二人因为生活琐事发生争吵,小李一怒之下打了素素几下。素素一气之下收拾东西抱着孩子回了娘家。在坐公交车时,素素将一个提包丢失,里面有一些首饰和小李给他的玉挂件。二人越闹越僵,素素提出离婚。小李同意离婚,但二人在签离婚协议时,小李提出,那个玉挂件是家里的祖传的宝物,素素应该归还。素素这时称,玉挂件已经丢失,再说玉挂件是小李赠送给她的,她不应该返还。小李一听急了,说这个挂件是曾祖母给他母亲的,他没有权利私自赠送给素素。玉挂件丢了,素素必须要赔偿。素素给报社打来电话询问,玉挂件是小李赠送的,她需要返还吗?东西已经丢了,她是否需要赔偿?记者为此咨询了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律师吴腾飞。「律师说法」本期点评: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 吴腾飞吴律师认为,本案应该分情况具体分析。《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八十五条规定,赠与合同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的合同;第一百八十六条规定,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十三条规定,动产物权的设立和转让,自交付时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本案中,小李和素素结婚...
发布时间: 2020 - 07 - 22
点击次数: 0
「案情简介」离婚以后,前妻带着孩子嫁了人,但前妻随后将孩子的姓氏改了。那么,前妻给孩子改姓,需要征得孩子父亲的意见吗?衡水市某村的小张就遇到了这样的问题。近日,小张给记者打来电话咨询此事。小张和前妻小陈家同在一个村里,2010年,两人结婚。婚后一年,小陈生下儿子。小陈父母对小张的态度一直不太好。在孩子3岁多时,因一些琐事,小陈父母当着同村人的面对小张又打又骂,而小陈在一旁看到后,不仅不帮着小张向父母解释,反而跟父母一起训斥小张。忍无可忍的小张提出了离婚。离婚后,小陈将孩子的户口迁到娘家,不让孩子与小张有任何联系。不久,小陈带着孩子与同村的王某结婚。前段时间,小张听到别人叫自己儿子名字时,才知道,小陈将孩子改姓王了。“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给孩子改姓了,这样做合理吗?给孩子改姓的事,是不是应该问问我呢?”小张向记者提出了自己的疑惑。带着小张的疑问,记者咨询了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刘日青律师。「律师说法」本期点评: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 刘日青刘律师表示:我国《婚姻法》第二十二条规定:子女可以随父姓,也可以随母姓。一般而言,子女出生后,其姓氏是经父母双方协商一致后确定的,那么孩子姓氏的变更,也应由父母双方协商一致。根据《公安部关于父母离婚后子女姓名变更有关问题的批复》文件,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变更子女姓氏问题的复函》的有关精神,对于离婚双方未经协商或协商未达成一致意见而其中一方要求变...
微信公众号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桥西区石铜路11号冀华律师楼
邮箱:jihualawyer@vip.163.com
法律咨询:0311-85288005
招聘咨询:0311-68071262
传真:0311-85288018
邮编:050091
传真:+86 0755-2788 8009
Copyright ©2017 - 2022 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