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华论坛 Video
Video 冀华论坛
民商论丛丨股权交付标准问题探究
日期: 2019-03-27

民商论丛丨股权交付标准问题探究


摘要:股权是多种权益综合的权利,由于股权性质的特殊性以及股权转让履行过程的复杂性,受让股东何时取得股东资格,股权交付的标准如何界定,司法实践中多有争议。公司内部的股权登记是认定股东资格的直接依据,股东名册作为公司内部股权登记制度中的重大法律文件,应当视为股权完成交付的核心标准。完成股东名册的变更登记,股权交付即告完成。


关键词:股权转让; 股权交付; 交付标准; 股东名册; 变更登记


中图分类号:D92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冀 L1100394(2018) 04-61-04


股权交付是股权转让的一个重要环节,股权交付的标准即衡量股权转让过程中股权何时得以交付的准则。在股权转让的实践中,股权交付的标准基本上涵盖了公司内部股权转移的所有程序,依据《公司法》对公司股东确权的要素可知,股权交付的标准是在股权转让过程中判断股权是否得以转移的重要标志。


在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纠纷的司法实践中,股权交付的标准一直都存在争议。法学理论界针对股权的性质、股权的取得分别从《合同法》《物权法》《公司法》等角度进行过多种层次的探讨。对于股权的性质,法学理论界经过长期的推敲与争论之后,认为股权不是物权。对于股权的取得,理论界虽有一部分人支持“内部登记取得”的学说,但因为股权转让的形式多种多样,在司法实践中依然无法对股权取得的标准做出明确的界定。要探讨股权交付的标准,必须要先了解股权转让合同的性质,以及股权在交易中与其他标的物的特殊性。只有充分分析、了解股权交易的各种法律关系,才能得出股权交付标准的结论。


一、厘清股权交付标准的必要性


(一)股权是一种特殊的交易客体


区别于其他交易的标的物来说,股权具有其特殊性。《公司法》将股权、债权等权利定义为“可以用货币估价并可以依法转让的非货币财产”。因此,股权属于“非货币性资产”,不能简单的把股权当做是一种“物”来交付。基于这一规定,法律理论界通常认为“公司股”不是“物”,股权不是“物权”。同时,《民法总则》第60条揭示了法人独立人格的含义,将法人这一组织置于与自然人同等的地位。公司作为企业法人,虽然以营利为目的,但公司同时是社会的成员。股权是一种基于公司存续而存在的权利,因为公司具有财产性和人合性的特点,所以股权这种权利不是多种权益的简单相加,而是多种权益的竞合,是一种综合性的权利。


在此基础上,股权作为一种特殊的交易客体,不能简单套用其他交易物的交付标准来判断股权是否交付,特殊权利的交付应当遵循特殊的规则。厘清股权交付的标准,有利于规范股权这种综合性权利的转移程序,保护股东的利益。


(二)保护公司股权交易安全


股权来源于公司,股权的存在取决于公司的存续与发展。股权的转让意味着原有股东的退出和新股东的加入,是财产性和身份性的综合性转移。[1]股权交易的结果是对公司内部股权的重新划分,虽然并不一定会产生对外的宣示效力,但是对于公司内部股权转移的效果而言,股权交付必须满足一定的标准才能确保股权交易的合法性与有效性。如果不能确定股权交付的标准,对于公司来说,新股东从何时开始成为公司的实际股东就无法确定,公司的股权结构是否发生变更、股东结构是否合法将发生严重争议。公司股权交易的安全得不到保障将会对公司的股权交易秩序造成严重的损害,违背了《公司法》对公司内部股东确权的相关规定。股权发生转让和变更,对公司的生产、经营的稳定而言属于重大不确定因素,将会对公司的经营稳定产生间接影响。因此,厘清公司股权交付的标准对维护社会经济秩序、保护股权交易安全具有重大意义。


(三)保护风险承担者的利益


在股权转让过程中,股权的转移是一个复杂的过程,股权是否交付决定了股权买受人在公司中是否享有相应的权利,因此,股权以什么样的程序和形式交付才能达到股权转移的效果就显得至关重要。现实情况中,股权买受人购买他人的股权,目的是要享有股东权利、参与公司经营、获得财产权益,股权买受人可能从股权转让合同生效时起就已经实际参与了公司的经营,此时,股权买受人就成为公司的风险承担者。在股权尚未进行工商变更的情况下,如果股权出卖人名下的股权因其自身的经济纠纷被司法机关依法查封或执行,而此时,股权买受人已经对公司的经营管理作出了较大贡献,则将会损害股权买受人的利益。除非股权买受人能够证明股权已经实际交付,否则股权买受人作为公司经营的实际风险承担者,不但无法得到股权,还会承担经济损失。股权买受人从什么时候开始确定为公司这种人合性组织的股东,什么时候开始享有经营、决策等权利,承担相应的经营、决策等风险,取决于股权交付的状况是否达到了一定的标准,因此,股权实际交付是保护股权买受人的合法权益的前提,确定股权交付的标准亦成为保护公司经营风险承担者合法权益的重要途经。


二、股权交付标准之争


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合同生效后,何时发生股权交付是学界争议非常大的问题之一。[2]在股权转让纠纷的司法实践中,当事人对于股权交付的标准有不同主张,笔者对主流的几个观点展开阐述。


(一)股权转让款支付完毕视为股权交付


目前理论界大多数观点认为,股权转让合同的成立、生效以及履行应当参照《合同法》中买卖合同的相关规定,股权转让款的支付是债权的实现、债务的履行,买受人支付全部对价时,股权即完成交付。这种观点是站在买卖双方交易公平的角度,以期保护出卖人的债权得以实现。在《公司法》对股权转让合同的性质没有做出明确界定的情况下,股权转让合同与其他财产转让合同的性质并无差别。股权转让合同的核心是契约,是基于合同当事人的合意而成立的意思表示。股权转让合同是股东将其在公司中的股东权利让与他人,合同当事人之间即产生了债权和债务。从股权转让合同的本质来说,股权出卖人的合同义务是交付股权,股权买受人的合同义务是支付对价,因此,股权转让合同的法律关系是债权债务关系,股权在买受方支付全部对价时交付。尤其是股权转让款约定为分期付款的情形,股权出卖人会依据《合同法》第一百六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以未取得全部股权转让款为由,主张股权并未实际交付,要求解除股权转让合同,以此来保护自己的债权。


从法律适用层面来说虽然股权转让款的支付与股权的交付属于同一份合同的权利和义务,在一定程度上受《合同法》调整,但是股权转让中关于公司权利的部分应当首先适用《公司法》的规定。司法实践中,股权转让价款的支付和股权的交付在一定条件下不能同时适用《合同法》,即不能把股权转让简单的理解为“卖方交付股权、买方支付对价”。最高人民法院于2017年作出生效的再审裁定,将“股权的交付”与“支付股权转让款”作为两种不同的法律关系予以执行,将股权转让款的支付单独认定为以《合同法》为调整依据的债权债务关系。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法民申1513号裁定书认为,股权的交付应当按照《公司法》中关于股东确权的规定,应当以公司公章、财产权属证等都已实际移交、公司经营风险已转嫁、股东名册真实有效为标准,判定股权已经实际交付,而不应以股权转让款是否全部支付来认定股权是否交付。同时,最高人民法院的相关判例认为,分期付款一般适用于经营者和消费者之间,在普通商品的交易中,不论是一次性付款还是分期付款都可以适用这一法律规定,但是股权转让分期付款合同与一般以消费为目的的分期付款买卖合同有较大区别,股权并非一般的商品,股权的价值归属于目标公司,对股权转让合同不宜简单适用《合同法》第一百六十七条规定的合同解除权。解除合同将不利于维护公司状况的稳定、违反公司人合性原则,因此,股权转让合同一旦实际履行,当事人一方主张解除合同就变得十分困难,即使买受人违反了支付价款的约定也不妨碍股权交付的认定。股权一旦交付,当事人一方不能以对方违约为由主张解除合同,而应当主张其债权的实现。


由此看来,股权转让款是否全部或部分支付并不是判断股权是否已经交付的标准。根据《公司法》保护经济社会交易安全的原则,股权一旦实际交付,则合同的债权债务关系与股权的转移将割裂开来分别执行,即股权不能随意转回,但债权债务却可以继续履行。


笔者认为,这体现了法理上股权的资合性价值与人合性价值的权衡,保护了股权的人合性价值,维护公司运营的稳定,保护股东间的信任关系,从而保证社会经济秩序的稳定发展。


(二)工商变更登记视为股权交付


曾经有学者根据《公司法》第32条有关“股东未登记不得对抗第三人”的规定,主张股权应当于工商变更登记时交付。笔者认为,这一法律规定只能说明工商变更登记系对抗外部第三人的要件,不是股权交付的要件。[3]在公司经营的实践中,公司要想将股权对外转让,须经过法定的公司内部程序。股东转让股权须经全体股东同意后方可执行,因此,在新股东入位、原股东出位的交替过程中,新、原股东权利义务的生成与消灭是经过公司其他股东认可的,即公司认可新股东的股东地位。因此,从股权转让的本质上看,公司内部对新股东权利的认可是股权交付是否成功的第一要件,工商变更登记作为股权转让合同的从义务,只是一种合同约定外的附属义务。当前法学界和司法实践中已经对此达成一致意见,是否进行公司变更登记不影响股权变动的效力,仅具有宣示性效力以对抗外部第三人。


(三)实际享有股东权利视为股权交付


这种观点认为,股权是多种权益综合的权利,在股权转让合同成立并生效后,出卖人将其在股权之上的所有权益一并转移给买受人时,股权才发生变动。实践中,出卖人在股权转让合同成立生效后即将其公章、财务章、法人章、股权收益等权利资料移交给买受人,由买受人全面接手出卖人股权上的所有权益。这种观点基于股权的财产性与人合性竞合的特征,把债权关系与物权关系分离开来,认为股权转让合同是合同之债,只要出卖人将其对公司的经营权、控制权、收益权等所有权利一并交付给买受人,股权交付即告完成。


但这种观点忽略了《公司法》对股东资格认定所作出的外部形式要求,简单的以事实上的交付来认定法律上的交付。首先,《公司法》第73条对公司股东资格变更的内部登记有严格的要求,股东必须严格的遵循公司内部登记的程式制度来认定股东资格,即使股东已经实际掌握股权上的所有权利,但缺少公司内部程式的认定,其在公司内部依然无法拥有股东资格,股权的交付亦无法实现;其次,《公司法》第32条规定工商变更登记是股东资格对公司外部的公示,仅拥有实际控制权而缺少外部公示不能认定其具有股东资格,无法对抗善意第三人。如果股权买受人缺少了股权登记的外部形式要件,将导致其在公司内部和外部对其股东资格的双重否定。因此,以实际享有股东权利作为股权交付的标准,实无依据。


(四)股东名册登记视为股权交付


有学者认为,工商登记对抗主义的制度价值反映交易效率与意思自治立法原则的优先,而公司登记生效主义的制度价值重在保护交易安全。[4]影响公司有效运营的诸多原因中,股东权利的确认是最基本、最重要的,在公司股权对外转让的过程中,股东名册是公司全体股东认可新股和原股东权利义务的书面凭证。由《公司法》第32条规定可以看出,立法要求置备股东名册的初衷可能更多的在于便利公司确认股东身份,是以记名股东为对象,为静态地处理《公司法》中的集团性、持续性法律关系而设。[5]股东名册是《公司法》规定的有限责任公司必备的内部文件,其效力主要及于公司和股东之间的内部认可,同时也作为股权公示的主要依据。因此,只有在股东名册上有记录的股东才会被认可为该公司的股东,预示着其享有公司的相关权益。公司股东以外的第三人否认新股东的权益以工商登记为依据,而公司内部股东否定股东名册上记载的股东之权益的人要承担举证责任。在股权转让实务中,当股权受让人被记载于公司内部登记文件后,出卖人主张股权转回的,一般不会得到支持,此时,出卖人只能请求合同之债的继续履行。


结语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工商变更登记是公司股权转让的从义务,仅是对抗第三人的依据,而股东名册的作用在于调整公司与股东之间的关系,是股东资格被公司接受的依据,公司其他股东不能以工商登记未变更为由否定新股东的权利。无论股权对内转让还是对外转让,股东名册作为公司内部的股权登记制度中的重大法律文件,应当视为股权完成交付的核心标准。完成股东名册变更登记时,股东即取得股权资格,股权交付即告完成。


[ 参见《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导性案例》,人民法院出版社,2018年版,第211-213页。] 

[ 参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司法解释(三)、清算纪要理解与适用(注释版)》,人民法院出版社,2014年版,第362页。]


参考文献:


[1]赵威.股权转让研究[M].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7:115.

[2]蔡元庆.股权二分论下的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J].部门法专论.2014,(1).

[3]叶玉莎.论股权变动[J].法制与社会().2017,(2).

[4]马莲.股权变动法律问题研究[D].吉林大学.2014:89.

[5][韩]李哲松.吴日焕译.韩国公司法[M].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229.


推荐视频 / Video More
发布时间: 2020 - 01 - 17
点击次数: 0
「案情简介」父母高龄产子(女),没有抚养能力后,这个未成年的子女该由谁来抚养?其已成年的哥哥姐姐有扶养义务吗?省会的小芳近日遇到这样的困惑。小芳来到报社,向记者诉说自己的烦心事。她说近日她看到一则消息,说的是一名67岁的母亲怀孕,遭到已成年的儿子和女儿的强烈反对。在母亲生产之后,儿女更是一次面都没有露过。有人质疑其儿子女儿怕将来父母没有抚养能力后,他们要承担扶养这个小妹妹的责任。小芳说,她也遇到了这样的问题。在她上大学时,45岁的母亲不顾她的反对,执意生下一个男孩。偏偏这个弟弟是个脑瘫,尽管经过治疗能够站立行走,但智力有些问题,生活不能自理。小芳大学毕业后想留在其他城市工作,但是母亲不同意,说是将来他们老了,这个弟弟得由她来照顾。小芳后来回到了父母身边,工作、结婚、生子,忙得不可开交。弟弟15岁时,父亲因病去世,母亲后来也得了中风。这样小芳的生活一下子被打乱了,她要上班、照顾好自己的家庭,还要去照顾母亲和弟弟,累得心力交瘁。她向母亲提议说把母亲和弟弟送到相关机构找人照顾,可是母亲不同意,说她有照顾弟弟的责任,非要她在家照顾不可。小芳说,当初她就不同意母亲生下弟弟,现在弟弟有病,她是否有扶养弟弟的义务。记者为此咨询了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崔志敏律师。「律师说法」本期点评: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 崔志敏崔律师认为,在满足一定条件下,兄弟姐妹之间会产生扶养法定义务。《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29...
发布时间: 2019 - 12 - 19
点击次数: 0
「案情简介」“AA制”是指夫妻双方各自赚各自的钱,各自管着各自花,家里的开销采取平摊制。这种模式在时下年轻人的婚姻中很盛行,省会的小雨(化名)和丈夫刘阳(化名)就是采用的“AA制”。小雨与丈夫结婚五年。结婚之前,二人通过他人介绍认识。当时小雨家住农村,大学毕业后独自在市里打拼,而丈夫刘阳家是市里的,有车有房,工资不低。二人第一次见面,刘阳便提出各自平摊费用。他后来说到做到,约会时的花费都是各付各的。小雨不太喜欢这样,但在父母劝说下还是与刘阳结了婚。婚后,丈夫仍旧是“AA制”的忠实执行者。小雨在家吃饭需要支付生活费,家里买东西她也需要平摊;交水电费,丈夫也会算得清清楚楚……甚至包括生病,丈夫给她买药后也要她事后还钱。面对这样的家庭生活,工资本来不高的小雨下定决心自己创业。她每天起早贪黑累得不行,丈夫一点忙都不帮,需要资金周转找他借时,他也一口回绝。因为丈夫一直坚持“AA制”生活,从来不告诉小雨他的存款,所以小雨的经济收入也一直没有告诉他。创业四年,小雨在父母和弟弟的帮助下,生意做得不错。感念家人对她的付出和帮助,她就给父母买了一套房,又给弟弟买了一辆车。丈夫知道后却不干了,认为她挣的钱应该用到家里,应该有他的一半,并提出从此他们不再实行“AA制”。小雨认为二人一直是“AA制”生活,她挣的钱应归她支配,加之她对丈夫的所作所为十分寒心,遂提出离婚。丈夫却认为小雨挣的钱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离...
发布时间: 2019 - 12 - 16
点击次数: 0
「案情简介」三年前,张女士的父亲借给老家亲戚10万元,亲戚写了借条,借条上写明三年后还钱,可最近发现借条不见了。张女士的父亲还能要回自己借出去的钱吗?近日,张女士带着疑问找到记者。张女士告诉记者,她父亲年过七旬,这些年一直惦记着老家的亲戚。老家亲戚谁家有事,父亲都会出钱出力。这几年,张女士老家的堂哥过节时都会带着自家种的土特产来看望她的父母。2016年10月初,堂哥从老家来到张女士父母家时,以盖房为由向他们借了10万元。10月中旬,张女士的父亲到银行通过转账的方式,将10万元钱转到张女士堂哥的银行卡里。堂哥给张女士的父亲写了张借条,载明2019年10月31日前还清借款。前段时间,张女士的父亲整理东西时才想起三年前借给侄子钱的事,却想不起借条放到哪里了。张女士说,马上就到堂哥还钱的日子,可借条不见了,她父亲还能要回这10万元钱吗?父亲又该通过什么方式来要回这些钱呢?带着张女士的疑问,记者咨询了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何佳律师。「律师说法」本期点评: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 何佳何律师称,一般情况下,张女士的父亲如果通过诉讼途径要求侄子还钱,需要提供借条、打款凭证等证据。如今借条丢失,建议张女士的父亲回忆一下,除借条外是否还有其他证据可以证明双方存在借贷法律关系,如手机通话记录或短信记录、微信聊天记录、证人证言等;或者也可以在张女士的表哥尚未知道借条丢失时,搜集张女士堂哥认可借贷的事实、承诺还款的...
发布时间: 2019 - 12 - 09
点击次数: 0
摘要:近几年来,随着国家宏观经济政策调整和国有企业改制、转制的不断深化,传统的劳动密集型企业正逐步转换或退出市场,企业的分立、合并日渐增多,而与此紧密相关的社会保障制度和社会保障体系尚未完全建立和形成,这使得劳动者与用人单位之间因除名、辞退、追索劳动报酬等劳动纠纷的发生呈现逐年上升的趋势。为使劳动者在劳动合同成立、履行、解除过程中因与用人单位发生矛盾能及时运用强有力法律武器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笔者认为首先要解决的是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发生劳动争议后举证责任的分配问题。对此问题,本文在以下方面进行论述:介绍举证责任的概念;社会上公众对举证责任分配的认识;目前我国立法、司法对劳动争议举证责任分配的规定存在不足以及如何完善和解决该不足,工会在维护劳动者合法权益方面的重要作用。关键词:举证责任;劳动争议;劳动者;用人单位;工会。(一)劳动争议的概念、特点、适用范围1、劳动争议的概念劳动争议,也称“劳动纠纷”、“劳资争议”,是指劳动关系当事人之间在执行劳动方面的法律法规和劳动合同、集体合同的过程中,就劳动权利和义务发生分歧而引起的争议。2、劳动争议的特点劳动争议的特点是:第一,劳动争议的主体是劳动关系双方,即发生在用人单位和劳动者之间,二者之间形成了劳动关系,因而所发生的争议称为劳动争议;第二,劳动争议必须是因为执行劳动法律、法规或者订立、履行、变更、解除和终止劳动合同而引起的争议。有的争议虽然发...
微信公众号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桥西区石铜路11号冀华律师楼
邮箱:jihualawyer@vip.163.com
法律咨询:0311-85288005
招聘咨询:0311-68071262
传真:0311-85288018
邮编:050091
传真:+86 0755-2788 8009
Copyright ©2017 - 2022 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