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华论坛 Video
Video 冀华论坛
国家工作人员构成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的简要分析
日期: 2019-07-19

河北省法学会刑法学研究会2019年年会参会论文二等奖


国家工作人员构成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的简要分析


摘要:实践中,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诸如私人情谊之类的影响力进行受贿而非利用自身职权以及形成的便利条件受贿的情形也十分常见,此种情况下,若仅根据行为人国家工作人员的身份而以斡旋受贿或受贿罪定罪,明显违背立法原意。并且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又与斡旋受贿罪有很多相似之处,在理论界和司法实践当中,有关国家工作人员是否能构成利用影响力受贿罪争议已久,故本文将对国家工作人员构成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做简要分析,以厘清类似犯罪,便于正确适用刑法,作到不枉不纵,充分保障人权。

 

关键词:主体适格 罪责刑相适应 斡旋受贿 影响力 职权


利用影响力受贿罪是2009年2月28日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第七次会议通过的《刑法修正案(七)》新增加的内容,作为《刑法》第三百八十八条之一公布实施。笔者认为,该争论的核心内容在于主体的适格性以及其与斡旋受贿的界限,故而在此对这两个问题作一简单探讨。


一、国家工作人员是否能够构成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的主体


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规定在《刑法》第三百八十八条之一:利用影响力受贿罪是指国家工作人员的近亲属或者其他与该国家工作人员关系密切的人,通过该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或者利用该国家工作人员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索取请托人财物或者收受请托人财物,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较重情节的行为。离职的国家工作人员或者其近亲属以及其他与其关系密切的人,利用该离职的国家工作人员原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实施前款行为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定罪处罚。


从上述法律规定中,我们可以直接看出,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的主体可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与拥有职权的国家工作人员有近亲属关系或其他密切关系的人;另一类是离职的国家工作人员及与其有近亲属关系或其他密切关系的人。而对国家工作人员及离职的国家工作人的近亲属或关系密切的人不得具有国家工作人员身份,法律并没有明确的排他性规定。有学者认为,国家工作人员的受贿行为已经规定在三百八十五条的受贿罪中,故而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的主体只能是非国家工作人员。笔者认为,这样的理解发生了混淆概念的逻辑错误,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的主体应当包含国家工作人员,理由如下:


第一,如果将国家工作人员排除在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的主体范围之外,认为其只能构成受贿罪或者斡旋受贿,将出现定性错误。受贿罪或斡旋受贿与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具有明显的区别。首先,“影响力”的产生原因不同:斡旋受贿的“影响力”源于国家公权力;而利用影响力受贿的“影响力”是非因国家公权力产生的、基于行为人自然人身份而产生,如父子、同学、战友等。其次,行为方式不同:斡旋受贿具有间接性,是利用自己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工作人员的职务行为来进行;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包括两种行为方式,一种是行为人利用其与国家工作人员的特殊关系, 对国家工作人员施加影响,促使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从而索取或者收受请托人的财物;另一种是行为人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索取或者收受请托人的财物,其间接性较斡旋受贿更加明显。由此可以看出,斡旋受贿与利用影响力受贿罪惩治的是不同的行为。如果国家工作人员受贿利用的是其影响力而非其本身的职务便利或自己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仅仅因为他的国家工作人员身份就排除行为人构成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而认为其构成受贿罪或斡旋受贿,这显然是欠妥的,违背罪刑法定的刑法原则。


第二,人际关系的复杂性难以估量,国家工作人员之间可以产生的密切关系不胜枚举,国家工作人员尤其领导干部的近亲属具有国家工作人员身份的情况大量存在,他们之间的相互影响不可避免,将国家工作人员这一主体纳入到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的主体当中,符合当前社会的实际情况,同样也顺应当前对腐败“零容忍”的高压态势。


二、斡旋受贿与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的界定


与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较为类似的是斡旋受贿,比如二者均要求为请托人谋取利益,且必须是不正当的利益;再比如,斡旋受贿与利用影响力受贿罪都是利用其他国家工作人员的职权来受贿,均具有间接性。那么当行为人具有国家工作人员身份,同时又是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的职务行为来受贿的时候,要如何界定其行为是斡旋受贿还是利用影响力受贿呢?


如上文探讨行为模式之处所述,利用影响力受贿罪有两种行为模式。第一种是行为人利用其与国家工作人员的特殊关系, 对国家工作人员施加影响,促使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从而索取或者收受请托人的财物。这种模式下,与斡旋受贿的区别较为明显,行为人主要利用的是自己与实施职务行为的国家工作人员的特殊密切关系对该国家工作人员的影响。笔者认为这种影响主要是关系性的影响力,即行为人与国家工作人员有密切关系,密切关系包括亲密关系及对立的非难关系。具有亲情关系的父母、子女、兄弟姐妹,具有感情关系的配偶、情人,都会对国家工作人员的心理造成影响,对“亲人”所提的要求尽量满足;如果不满足关系人的要求,将会对关系的维护与维持代理不利后果,因此心理上具有一定的胁迫性,对行为人与国家工作人员间存在非难影响力,由于行为人对国家工作人员的心理有一定的胁迫性,这种不利影响也许并不紧迫或者并不严重,但出于一种两害相权取其轻的考虑,国家工作人员为保全自己进而会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


第二种是行为人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索取或者收受请托人的财物。此种行为模式下的受贿行为利用的是职权或地位形成的便利,与斡旋受贿表述相同,此处的界定笔者认为关键点在于不当行使职权的国家工作人员是出于谁的职权或地位形成的便利而作出的职务行为。在利用影响力受贿罪中,行为人与不当行使职权之国家工作人员间,是一种间接关系,其不当行使职权,是由于受其他国家工作人员对自己职务、职权的制约,碍于某种关系或者情面,对其他国家工作员向自己提出的要求,不得已而为之。亦或者是行为人利用密切关系的国家工作人员的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直接利用自己与国家工作人员的密切关系,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的职务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而与行为人有密切关系的国家工作人员,对行为人的利用行为并不知情。无论属于哪种情况,不当行使职权的国家工作人员是受与行为人关系密切的国家工作人员的权力性影响而做出的不当职权行为,而行为人本身与不当行驶职权的国家工作人员之间并没有权力性的影响,不当行使职权的国家工作人员是出于行为人与对他有权力性影响的国家工作人员的特殊关系而同意行为人的不当要求。


而如果行为人与不当行使职权的国家工作人员之间是一种权力性的影响力,则考虑构成斡旋受贿。因为斡旋受贿利用的是行为人本人的职权或地位形成的便利,对其他国家工作人员产生权力性影响,此时,最终行使不当职权行为的国家工作人员是出于行为人本身对他的权力性影响而实施的不当职权行为。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行为人与不当行驶职权的国家工作人员之间是否存在权力性影响是区别斡旋受贿与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的关键所在。


利用影响力受贿罪主体中的国家工作人员实际上是具有双重身份的。当该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自身职权时,他的身份是刑法意义上的国家工作人员,其受贿行为考虑构成受贿罪或斡旋受贿;而当该国家工作人员利用的是自己与其他国家工作人员的某种密切关系时,其身份则是自然人,应当根据具体行为考虑构成利用影响力受贿罪,不能因其具有广义的国家工作人员的身份,而非刑法意义上的国家工作人员,就不考量其行为到底是何属性或者说将行为属性的考量至于主体身份的考量之后。不论何种罪名,惩治的都是某一犯罪行为,该行为因行为主体具有某种身份而具有了更为严重的危害性、更为广泛的影响性,故而应适用其他更为恰当罪名来惩罚。放到此处来讲,不能因为行为人是国家工作人员,就忽略了对行为的详细分析,不考虑他到底是利用的何种身份,认定构成斡旋受贿,导致定性错误。


公权力的确应当被谨慎对待,因为其对国家、社会的秩序有着深刻的影响;公权力的滥用也的确应当严厉惩罚,以最大程度来保护人民的利益,维护国之秩序、社会之公平。但应当界定清晰的行为也要尽可能地界定清晰,平等的对待每一个人,罪刑法定,这才是法治社会应追求的不枉不纵的公平正义。


推荐视频 / Video More
发布时间: 2020 - 01 - 17
点击次数: 0
「案情简介」父母高龄产子(女),没有抚养能力后,这个未成年的子女该由谁来抚养?其已成年的哥哥姐姐有扶养义务吗?省会的小芳近日遇到这样的困惑。小芳来到报社,向记者诉说自己的烦心事。她说近日她看到一则消息,说的是一名67岁的母亲怀孕,遭到已成年的儿子和女儿的强烈反对。在母亲生产之后,儿女更是一次面都没有露过。有人质疑其儿子女儿怕将来父母没有抚养能力后,他们要承担扶养这个小妹妹的责任。小芳说,她也遇到了这样的问题。在她上大学时,45岁的母亲不顾她的反对,执意生下一个男孩。偏偏这个弟弟是个脑瘫,尽管经过治疗能够站立行走,但智力有些问题,生活不能自理。小芳大学毕业后想留在其他城市工作,但是母亲不同意,说是将来他们老了,这个弟弟得由她来照顾。小芳后来回到了父母身边,工作、结婚、生子,忙得不可开交。弟弟15岁时,父亲因病去世,母亲后来也得了中风。这样小芳的生活一下子被打乱了,她要上班、照顾好自己的家庭,还要去照顾母亲和弟弟,累得心力交瘁。她向母亲提议说把母亲和弟弟送到相关机构找人照顾,可是母亲不同意,说她有照顾弟弟的责任,非要她在家照顾不可。小芳说,当初她就不同意母亲生下弟弟,现在弟弟有病,她是否有扶养弟弟的义务。记者为此咨询了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崔志敏律师。「律师说法」本期点评: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 崔志敏崔律师认为,在满足一定条件下,兄弟姐妹之间会产生扶养法定义务。《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29...
发布时间: 2019 - 12 - 19
点击次数: 0
「案情简介」“AA制”是指夫妻双方各自赚各自的钱,各自管着各自花,家里的开销采取平摊制。这种模式在时下年轻人的婚姻中很盛行,省会的小雨(化名)和丈夫刘阳(化名)就是采用的“AA制”。小雨与丈夫结婚五年。结婚之前,二人通过他人介绍认识。当时小雨家住农村,大学毕业后独自在市里打拼,而丈夫刘阳家是市里的,有车有房,工资不低。二人第一次见面,刘阳便提出各自平摊费用。他后来说到做到,约会时的花费都是各付各的。小雨不太喜欢这样,但在父母劝说下还是与刘阳结了婚。婚后,丈夫仍旧是“AA制”的忠实执行者。小雨在家吃饭需要支付生活费,家里买东西她也需要平摊;交水电费,丈夫也会算得清清楚楚……甚至包括生病,丈夫给她买药后也要她事后还钱。面对这样的家庭生活,工资本来不高的小雨下定决心自己创业。她每天起早贪黑累得不行,丈夫一点忙都不帮,需要资金周转找他借时,他也一口回绝。因为丈夫一直坚持“AA制”生活,从来不告诉小雨他的存款,所以小雨的经济收入也一直没有告诉他。创业四年,小雨在父母和弟弟的帮助下,生意做得不错。感念家人对她的付出和帮助,她就给父母买了一套房,又给弟弟买了一辆车。丈夫知道后却不干了,认为她挣的钱应该用到家里,应该有他的一半,并提出从此他们不再实行“AA制”。小雨认为二人一直是“AA制”生活,她挣的钱应归她支配,加之她对丈夫的所作所为十分寒心,遂提出离婚。丈夫却认为小雨挣的钱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离...
发布时间: 2019 - 12 - 16
点击次数: 0
「案情简介」三年前,张女士的父亲借给老家亲戚10万元,亲戚写了借条,借条上写明三年后还钱,可最近发现借条不见了。张女士的父亲还能要回自己借出去的钱吗?近日,张女士带着疑问找到记者。张女士告诉记者,她父亲年过七旬,这些年一直惦记着老家的亲戚。老家亲戚谁家有事,父亲都会出钱出力。这几年,张女士老家的堂哥过节时都会带着自家种的土特产来看望她的父母。2016年10月初,堂哥从老家来到张女士父母家时,以盖房为由向他们借了10万元。10月中旬,张女士的父亲到银行通过转账的方式,将10万元钱转到张女士堂哥的银行卡里。堂哥给张女士的父亲写了张借条,载明2019年10月31日前还清借款。前段时间,张女士的父亲整理东西时才想起三年前借给侄子钱的事,却想不起借条放到哪里了。张女士说,马上就到堂哥还钱的日子,可借条不见了,她父亲还能要回这10万元钱吗?父亲又该通过什么方式来要回这些钱呢?带着张女士的疑问,记者咨询了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何佳律师。「律师说法」本期点评: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 何佳何律师称,一般情况下,张女士的父亲如果通过诉讼途径要求侄子还钱,需要提供借条、打款凭证等证据。如今借条丢失,建议张女士的父亲回忆一下,除借条外是否还有其他证据可以证明双方存在借贷法律关系,如手机通话记录或短信记录、微信聊天记录、证人证言等;或者也可以在张女士的表哥尚未知道借条丢失时,搜集张女士堂哥认可借贷的事实、承诺还款的...
发布时间: 2019 - 12 - 09
点击次数: 0
摘要:近几年来,随着国家宏观经济政策调整和国有企业改制、转制的不断深化,传统的劳动密集型企业正逐步转换或退出市场,企业的分立、合并日渐增多,而与此紧密相关的社会保障制度和社会保障体系尚未完全建立和形成,这使得劳动者与用人单位之间因除名、辞退、追索劳动报酬等劳动纠纷的发生呈现逐年上升的趋势。为使劳动者在劳动合同成立、履行、解除过程中因与用人单位发生矛盾能及时运用强有力法律武器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笔者认为首先要解决的是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发生劳动争议后举证责任的分配问题。对此问题,本文在以下方面进行论述:介绍举证责任的概念;社会上公众对举证责任分配的认识;目前我国立法、司法对劳动争议举证责任分配的规定存在不足以及如何完善和解决该不足,工会在维护劳动者合法权益方面的重要作用。关键词:举证责任;劳动争议;劳动者;用人单位;工会。(一)劳动争议的概念、特点、适用范围1、劳动争议的概念劳动争议,也称“劳动纠纷”、“劳资争议”,是指劳动关系当事人之间在执行劳动方面的法律法规和劳动合同、集体合同的过程中,就劳动权利和义务发生分歧而引起的争议。2、劳动争议的特点劳动争议的特点是:第一,劳动争议的主体是劳动关系双方,即发生在用人单位和劳动者之间,二者之间形成了劳动关系,因而所发生的争议称为劳动争议;第二,劳动争议必须是因为执行劳动法律、法规或者订立、履行、变更、解除和终止劳动合同而引起的争议。有的争议虽然发...
微信公众号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桥西区石铜路11号冀华律师楼
邮箱:jihualawyer@vip.163.com
法律咨询:0311-85288005
招聘咨询:0311-68071262
传真:0311-85288018
邮编:050091
传真:+86 0755-2788 8009
Copyright ©2017 - 2022 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