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华论坛 Video
Video 冀华论坛
冀华刑辩丨浅论骗取贷款罪
日期: 2019-07-05

冀华刑辩丨浅论骗取贷款罪


摘要:骗取贷款罪是以欺骗手段取得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贷款,给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行为。它不仅是典型的刑民交叉的犯罪,又在客观方面与贷款诈骗罪有极其相似。这就要求我们,在认定这类犯罪时,须审慎把握罪与非罪、此罪与彼罪的界限,在处罚时做到轻重有据、张弛有度,做到既打击犯罪,又保障人权,既维护金融秩序,又保护融资者的积极性,为稳固社会秩序和复苏中的国民经济保驾护航。


本文从骗取贷款罪概念的内涵出发,阐发其外延,明确它与民事欺诈行为、贷款诈骗罪的区别,以追求其在刑法适用上的中庸,力求取得最好的社会效果。

 

关键词:骗取贷款罪  主观方面  客观方面  适度打击


序  言


金融是经济的血液,破坏金融秩序的犯罪就像血癌一样,危及经济安全和社会稳定,后果十分严重。


骗取贷款罪是最为常见、多发的金融犯罪之一,如果熟视无睹、放任蔓延,就会导致金融机构不堪重负、日渐式微,危及金融安全、破坏社会稳定; 但过度用刑,不仅有违刑法的歉抑性,更会成为经济复苏的桎梏,给本已低迷的经济雪上加霜。所以,适度地界定“骗取贷款罪”,并正确运用于司法,对促进经济振兴与发展,保持社会稳定和繁荣,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正  文


一、取贷款罪的设立


骗取贷款罪是刑法修正案六的新增罪名,笔者认为之所以新增此罪,应大致有如下原因:


(一)对于不能确定行为人非法占有目的的,疑似贷款诈骗罪的案件,适用疑罪从轻原则,以骗取贷款罪规制。


“刑法第一百九十三条规定了贷款诈骗罪,对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诈骗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贷款的行为规定了刑事责任。人民银行等部门提出,近来一些单位和个人以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等欺骗手段,骗用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的贷款,危害金融安全,但要认定骗贷人是否具有‘非法占有’贷款的目的很困难。建议规定,只要以欺骗手段取得贷款,情节严重的,就应追究刑事责任。法制工作委员会经同有关部门研究,拟保留‘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的贷款诈骗罪的规定,并在刑法中增加规定:以欺骗手段取得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的贷款,给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追究刑事责任。” (见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安建,“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六)(草案)》的说明”)


骗取贷款罪入罪的情形,有似于“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任安建对骗取贷款罪的说明,既符合疑罪从轻的刑法歉抑性,防止对该类行为的过度打击;同时为大量游离于贷款诈骗罪边缘的极为有害的破坏金融秩序的行为,找到了一个轻重适宜的合理的归宿。


(二)虽然骗取贷款行为不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但由于这类行为使金融机构的资金处于危险状态,进而危害到社会金融秩序,立法者认为有刑法规制的必要性。


民事交往中的欺诈行为,可以通过其他方式(如民事上的撤销)得以救济。但由于金融机构的安全是经济安全和社会稳定的基石,立法者担心,如果放任对金融机构的欺诈,则会导致金融秩序的混乱,带来严重的社会后果。显然,骗取贷款触及到了公共利益,已经超出了一般民事私法的范畴,因此,以公法——刑法规制有其合理性。但顾忌到刑法的歉抑性,这种行为只有情节严重或给金融机构造成一定数额的损失时,才得以确定为犯罪。


二、骗取贷款罪的概念


骗取贷款罪是指:以欺骗手段取得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贷款,给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行为(见刑法第一百七十五条之一)。该罪的主观方面,要求行为人具有骗取贷款而使用的故意(但不得具有非法占有目的——诈骗故意);客观方面,要求给金融机构造成重大损失或有其他严重情节。

 

(一)主观方面具有骗取贷款使用的目的,但不得有“非法占有”的直接故意。


以欺骗手段取得贷款,就说明行为人在主观方面最起码拥有骗取贷款使用的目的,刑法本文使用“欺骗”而没有使用“诈骗”一词,即表明该罪的行为人的主观方面应仅限于“欺骗”取得贷款——即骗取贷款而使用,不具有“非法占有”——“贷款就是纯利润”的诈骗目的。否则,应以贷款诈骗罪处罚。


判断一个行为是否构成骗取贷款罪时,在主观方面有两部分内容:一是在获取贷款的过程中,是否故意使用欺骗手段;二是在以欺骗手段取得贷款时,是否偿还的内心态度。由于使用欺骗手段属于“积极”作为,故可称之“阳性行为”(即能够看得见、摸的着的),一旦“使用欺骗手段”被证实,行为人的故意便自在其中,通常难以否认。但行为人对骗取的贷款是否偿还所持的主观心态,却是一个相对较为复杂的问题,值得研究!对此,笔者略做分析:


1、对行为人内心确认将来一定不能偿还的,主观方面可直接推定为诈骗,以罪刑更为严厉的贷款诈骗罪论处。


如果把行为人追求非法占有不予归还视为诈骗故意的积极表现形式的话,那么,行为人在骗取贷款时追求非法占有的目的难以确定,但内心确认将来一定不能偿还,则可以视为诈骗故意的消极表现形式,从而推定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以贷款诈骗罪论处,理所当然。


2、行为人借款时认为将来能够偿还,但实际未能偿还的,不具有诈骗故意,不能以贷款诈骗罪定罪,但不影响以骗取贷款罪定罪、量刑。


本罪保护的法益是金融秩序,惩罚的是使用欺骗手段取得贷款的破坏金融秩序的行为。贷款到手后,骗取贷款的行为就已经完成,至于贷款已偿还、认为能够偿还、准备偿还以及行为人还款的诚意等等,均是骗取贷款之后的事情,因此,这些因素不能对定罪产生“一票否决”的效果。只要在客观上具备“情节严重”或“给金融机构造成重大损失”两种情况中的一种,即构成此罪。所以,行为人借款时认为将来能够偿还,往往不能否定骗取贷款行为的性质,但如果在“还款意识”支配下,偿还了骗取的贷款,综合所有情节分析,如果属于“情节显著轻微”的话,则可以对骗取贷款的行为不做犯罪处理。


3、行为人在骗取贷款时主观上不确定将来是否能够偿还,通常应当以“疑罪从轻”的原则,不认定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不以贷款诈骗罪认定,构成骗取贷款罪的,以骗取贷款罪定罪、处罚。


行为人在骗取贷款时,难以确定将来是否能够偿还,这是现实经济活动中普遍存在的情况,对此,应采取审慎的态度,加以具体而深入的分析,以免导致泛刑罚化。


(1)对已偿还或大部偿还贷款的,不认定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2)对虽未偿还,但持积极态度并努力创造偿还条件的,亦不认定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3)对未能偿还所骗取的贷款之情势持一般态度(即无所谓)的,应按“疑罪从轻”的原则,不认定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有人主张,将上述第(3)种情况认定为非法占有的间接故意。客观地讲,这一类行为人未必没有放任所骗取贷款不能偿还的主观故意,但如果将此定为非法占有的间接故意,进而以贷款诈骗罪处罚,则不符合刑法谦抑性本质。


4、曾具备或一度具备还款条件,但由于行为人的奢侈、挥霍等不合常理的行为,导致所骗取贷款无法偿还的,应认定为具有非法占有故意,以贷款诈骗罪定罪、处罚。


需要指出的是,行为人的主观故意,不能单依行为人的陈述认定,还应综合骗取贷款行为当时及之后的客观情况,并以正常的社会人的认知水平进行判断!


(二)客观方面须同时具备以下两种情节


1、使用欺骗手段取得贷款。


使用欺骗手段取得贷款,是构成骗取贷款罪的必要条件和客观前提,在这一前提之下,可将骗取贷款罪分为两类,骗取贷款情节严重的属于情节犯;骗取贷款给金融机构造成重大损失的属结果犯。


2、具有严重情节或给金融机构造成一定损失。


(1)严重情节包括:

A、骗取贷款数额在一百万元以上的;

B、多次骗取贷款的;

C、其他给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情形。


只要具有严重情节,可不问损失;另外,第三种情形,是与前二种情形恶劣程度相当且不可尽数的情形,但有违反罪刑法定使用类推的嫌疑,司法适用时应慎之又慎。


(2)给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造成直接经济损失数额在二十万元以上的。


(见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理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第二十七条)


其中,直接经济损失应限定为侦查机关立案时逾期未偿还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的信贷资金。(见2015年8月26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浙江省公安厅《关于办理骗取贷款、票据承兑、金融票证罪有关法律适用问题的会议纪要》)


三、骗取贷款罪与贷款诈骗罪的异同


骗取贷款罪与贷款诈骗罪同属于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类犯罪,均规定于刑法分则的第三章。有所不同的是,前者属于第五节破坏金融管理秩序罪,偏重于对金融秩序的维护;后者属于第六节金融诈骗罪,偏重于对金融机构财产安全的保护。


从立法概念上看,骗取贷款罪是以欺骗手段取得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贷款,给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行为(见刑法第一百七十五条之一);贷款诈骗罪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诈骗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的贷款,数额较大的行为(见刑法第一百九十三条)。二者的相同点在于,都采用了隐瞒事实或编造虚假事实使金融机构在不知真情的情况下发放贷款。“实践中,刑法第一百七十五之一‘欺骗手段’的具体认定可参考刑法关于贷款诈骗罪的相关规定”(见2015年8月26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浙江省公安厅《关于办理骗取贷款、票据承兑、金融票证罪有关法律适用问题的会议纪要》);二者的区别就在于是否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值得注意的是这里的“占有”是狭义的占有,单指以所有为目的的永久性占有,而不包括以使用为目的的临时占有。


因此,是否“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是二者在本质属性上的差异。


四、不宜以骗取贷款罪定罪的几种情形


(一)金融机构明知行为人提供虚假情况的,由于不具有欺骗特征,则不能构成骗取贷款罪。


对行为人使用他人名义或提供虚假资料进行贷款的情况,金融机构是明知的,没有产生认识错误,不具备骗取型犯罪的因果关系,不构成骗取贷款罪。但是,在贷款过程中行为人使用了多种欺诈手段,金融机构只是明知一部分为假而对另一部分无知的,则以行为人隐瞒金融机构的欺诈手段,对金融机构发贷款的原因力,来衡量是否构成犯罪。


需要指出的是,这里的金融机构明知应当理解为有贷款决策权的金融机构工作人员,如果金融机构的办事人员与行为人一起欺骗有放贷决策权的工作人员,则不能适用该条,而应视为金融机构办事员与行为人共谋。

 

(二)行为人的虚假行为与金融机构发放贷款没有因果关系的,不构成骗取贷款罪。


1、以贷还贷过程中使用虚假资料等不构成犯罪。


借新还旧、以贷还贷,司空见惯!正因为还不了旧贷,所以才以新还旧,显然,此时借款人往往就不具备贷款条件,为了完成以新还旧,必须“创造”贷款条件,甚至有些金融机构的工作人员,为了降低不良率,也主动参与、指导行为人造假,以便顺利完成以新还旧。但是,通过这造假行为并不能占有新贷款,因此单单衡量在以新还旧过程中提供虚假资料行为的社会危害性,不足以构成骗取贷款罪,即便这种情况多次发生在一个行为人身上,其危害性也不足成罪。当然,在旧贷款取得的过程中是否有犯罪发生,应别当裁量。


2、行为人提供了不实情况或所提供材料不真,但对金融机构决定放贷没有影响的,不能以骗取贷款罪定罪。


例如:甲在贷款过程中以其夫妻共同房产做抵押时,由于房产登记的所有权人是其配偶乙,甲在没有乙委托的情况下在有关材料上签下了乙的名字,乙知情并对此没有异议。甲提交的材料中乙的签字是虚假的,但这种虚假并未构成恶意推动贷款发放的原因力,与取得贷款没有因果关系。因此,不能构成骗取贷款罪的构成要素。

 

(三)结果犯中未造成重大损失的,不以犯罪论。


对该罪的结果犯要求给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造成重大损失。在认定“造成重大损失”时,应从刑法谦抑性出发尽量采用宽容的态度,对通过其他救济手段能够挽回的,则不应计入损失。


1、虽然在取得贷款过程中使用了欺骗手段,但在司法机关立案前,已偿还信贷资金的,可不作犯罪处理。


 “行为人以欺骗手段取得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贷款、票据承兑、金融票证,数额超过人民币一百万元不满五百万元,但在侦查机关立案前已偿还信贷资金,未给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造成直接经济损失的,或者行为人以自有财产提供担保且担保物足以偿还贷款本息的,可认定为刑法第十三条的“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作为犯罪处理。”(见2015年8月26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浙江省公安厅《关于办理骗取贷款、票据承兑、金融票证罪有关法律适用问题的会议纪要》)


笔者认为,在司法机关立案前,即使行为人没有完全偿还所借贷款,但只要未还部分在立案标准(二十万元)之下的,均不宜作犯罪处理。


2、行为人出具有效担保的,可不作犯罪处理。


行为人虽然伪造了部分贷款资料,但提供了真实足额的担保,金融机构可通过主张担保权利来实现债权,不存在遭受重大损失的风险,这种行为对金融秩序的冲击力极为有限,可以不做犯罪处理。


值得注意是:


第一,如果借款人提供的是第三人的担保,通过民事司法途径能够使担保人履行担保义务的,则行为人不构成犯罪。


第二,借款人采用欺诈手段使得第三人出具物的担保或者保证的。只要金融机构不会受到损失,则行为人不构成骗取贷款罪。其行为是否构成其他犯罪,则另作衡量。


第三,借款人和担保人恶意串通出具虚假物保的,则二者可能形成共犯关系。


第四,如果借、贷双方恶意串通骗取第三人担保的,则不构成骗取贷款罪,是否构成其他犯罪,另作判断。

 

(四)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按无罪处理。


要确定一个主体犯有贷款诈骗罪,就应当分别从以下两个方面尽到证明责任:第一、行为人具有参与实施虚构主体、提供虚假担保、虚构贷款用途(提供虚假合同)、改变贷款用途、提供虚假的财务报表等欺骗行为;第二、行为人骗取贷款的行为具有严重情节,或者给金融机构造成重大损失(其中包括因果关系的证明)。


 针对上述两个方面所能搜集的到的证据,均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达到排他性证明要求的,方可定罪、量刑;否则,不能排除合理怀疑的,按照疑罪从无的无罪推定原则,不能认定为犯罪。

 

(五)2006年6月29日之前的行为,不能以骗取贷款罪定罪量刑。


骗取贷款罪是2006年6月29日出台的《刑法修正案(六)》新设的罪名之一,之前,对骗取贷款的行为只有贷款诈骗罪一个罪名,没有骗取贷款罪的规定,根据刑法第十二条规定的从旧兼从轻的原则,如果当时的行为不构成贷款诈骗罪的话,则应当依据刑法第三条规定的罪刑法定原则,按无罪处理。


推荐视频 / Video More
发布时间: 2019 - 11 - 05
点击次数: 0
「案情简介」一女士将近万元的裙子送去干洗,却被拆得面目全非。干洗店店主称,按照规定,他们只能赔偿最多5倍的干洗费——价值近万元的裙子被干洗店拆得面目全非,结果干洗店称只赔偿最多5倍的干洗费,这样的说法合理吗?日前,省会的刘女士遇到了这样糟心的事儿。刘女士去国外旅游期间,买了一条价值近万元的裙子。刘女士很爱惜,穿了几次后,就送到干洗店干洗。等到去拿裙子的时候,店主称,因为洗衣服时机器出现故障,裙子被其他衣服染上一点颜色,需要再处理一下。几天后,刘女士再去拿裙子的时候,眼前的场景却令她大吃一惊。原来,店主并没有把裙子处理好,而是把裙子的内衬和外面的布用剪子拆开了,整条裙子已是面目全非。刘女士觉得自己的裙子被店主拆开损坏,店主事前并没有通知她,也没有经过她的许可。店主称店里可以按照洗衣费用的1-5倍进行赔偿。刘女士认为,就算是按照最高5倍的价格进行赔偿,也不过赔偿几百元钱,与她买裙子的花费相差甚远。与店主几经交涉,就赔偿金额一直未能达成一致,刘女士给报社打来电话,询问干洗店的规定是否合法,她该如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记者为此咨询了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律师杨艳芳。「律师说法」本期点评: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 杨艳芳杨律师认为,刘女士将裙子放到干洗店清洗,干洗店收取洗衣费,双方形成了服务合同关系。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双方应履行各自应承担的义务。干洗店在清洗时损坏了刘女士的裙子,其...
发布时间: 2019 - 10 - 28
点击次数: 0
「案情简介」老宅拆迁,郭某将拆迁款全部占为己有,被姐妹告上法庭。法院一审诉讼期间,被告将银行存款转移,虽然原告打赢了官司,却无法得到补偿款,原告应该怎么办呢?如今,郭女士姐妹就遇到了这种情况。郭女士姐妹将他们的亲兄弟郭某告上法庭,原因是郭某所在的村子已经拆迁,郭某因为拆迁得到补偿款500余万元。郭女士姐妹觉得拆迁补偿款是用家里的老宅换来的,而老宅也有其父母的份儿。如今父母去世,老宅拆迁,作为女儿的她们应该得到部分补偿款。郭某当然不愿意了。他认为,老宅在其父亲去世后才做了确权登记,他才是老宅的主人。郭女士等认为,虽然老宅基地登记在郭某名下,但是宅基地上的房屋在前几年翻盖过程中,她们的母亲也出了一部分钱。拆迁时的地面补偿部分,她们的母亲也有份儿。如今母亲去世,她们作为女儿,当然能继承母亲应得的这部分补偿款。众姐妹与郭某谈不拢,遂将郭某告上法庭。法院经审理认为,老宅基地拆迁时地面房屋的补偿款,因有其母亲的一部分,所以郭女士姐妹在母亲去世后享有继承权,遂判决郭某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将拆迁补偿款中的30万元还给郭女士姐妹。郭某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中院维持原判。案件一审期间,郭某妻子将200万元转移到其外甥名下,剩下钱款买了两套房子,登记在其子名下。郭女士等人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法院在执行时发现郭某账户已无可供执行的财产。郭女士申请将郭某妻子和儿子追加为被执行人,被法院驳回。如今,郭女士姐妹一直...
发布时间: 2019 - 10 - 16
点击次数: 0
「案情简介」作为一种解决包裹投递“最后100米”难题的有效手段,快递柜缓解了用户不在家、无人签收包裹的难题。不过,有了快递柜,快递员就不往家里送了,有的快递员甚至连“您在家吗”都懒得问。甚至,快递柜成为默认“签收者”,这给不少想拒收的消费者造成了麻烦。近日,石家庄的赵女士就遇上了这样的问题。前些天,赵女士通过微信买了一些东西,快递员未经赵女士允许就将货物直接放到快递柜里,赵女士取出快递后发现商品不能正常使用。赵女士与店家联系后,确定将货物退掉重新购买,可店家收到货后却提出,快递费由两人共同承担。几天后,赵女士刚进小区就收到快递员将商品放至快递柜的信息,便来到快递柜将商品取出,当着快递员的面将盒子打开,却发现这次的商品商品质量比上一次还要糟糕,遂向快递员提出拒绝签收商品。快递员称,商品放至快递柜就算签收了,如拒收,商品返回商家所产生的费用就得由赵女士承担。赵女士想知道,快递员未经客户允许,将包裹放至快递柜,包裹出了问题,责任该由谁来承担?另外,商品本身出现质量问题,运费该由谁来承担?为此,记者咨询了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潇。「律师说法」本期点评: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 李潇李潇律师认为,消费者在网购商品时,快递员通过智能快递柜投送越来越普遍,赵女士遇到的问题并不是个例,类似情况时有发生,国家也正结合新事物的发展规范快递业务发展。2018年5月1日实施的国务院《快递暂行条例》第25条规定...
发布时间: 2019 - 10 - 10
点击次数: 0
「案情简介」小英是某村农民,她10年前就在当地一家化工厂上班,单位为其交纳养老保险。今年5月,小英在下班途中被李某驾驶的汽车撞伤,花去5万余元医疗费用,并落下九级伤残。经交管部门认定,李某负此事故的全部责任。近日,小英向李某及其投保的保险公司索要赔偿,认为应按城镇居民标准来计算赔偿金。保险公司虽然同意赔偿,但认为只能按照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计算,理由是小英为农村户口,且一直在农村工作。双方就赔偿事宜一直无法达成一致。小英打来电话咨询,像她这样虽然生活在农村,却一直在企业上班,能否按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来计算残疾赔偿金?记者为此咨询了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律师邵明涛。「律师说法」本期点评: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 邵明涛邵律师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之规定,交通事故致人伤残的,应当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自定残之日起按二十年计算。同时,还应当根据案件的实际情况,结合受害人住所地、经常居住地等因素,确定最终的适用标准。本案中,小英是农村户口,且生活在农村,其住所地和经常居住地均在农村,保险公司据此提出按照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计算残疾赔偿金,不无道理。但是小英一直在企业上班,其主要收入来源为公司务工收入,其因交通事故所造成的损失并非农业生产收入,按照农村人均纯收入计算明显难...
微信公众号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桥西区石铜路11号冀华律师楼
邮箱:jihualawyer@vip.163.com
法律咨询:0311-85288005
招聘咨询:0311-68071262
传真:0311-85288018
邮编:050091
传真:+86 0755-2788 8009
Copyright ©2017 - 2022 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