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华论坛 Video
Video 冀华论坛
律师视点丨执法公权力应依法限制
日期: 2018-10-26

崔永元说人分三种,随波逐流的、洁身自好的和拍案而起的,他显然是第三种。


律师视点丨执法公权力应依法限制


最近却连续遇到两起执法公权力肆意侵害公民人身权事件。但是,拍案而起者在哪里?


一起发生在9月20日,孙世华律师遭广州警方『碰瓷式执法』,被华林街派出所陈姓警员构陷袭警,受到暴力击打、脱衣羞辱、强迫验尿。 虽经广州律协全力帮助,也仅仅以『警方已责成当事民警深刻反省,并对其进行批评教育』而不了了之。另一起发生在10月10日,湖南渌口镇派出所赵姓副所长因女儿被罚站而将何姓女老师带至派出所审讯室非法羁押7小时。


我认为两起事件均已涉嫌犯罪。其中,陈姓警员涉嫌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非法拘禁罪、帮助毁灭证据罪;赵姓副所长则涉嫌非法拘禁罪。且二人均具有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权实施犯罪的从重情节。但遗憾的是,两起案件均以行政处理方式结案。更遗憾的是负有监察查处职权的纪委监委和公安督查部门在两案中的缺位、失职。孙世华律师案若非引爆舆情,她恐怕只能打掉门牙和血吞,即使在广州市律师协会强势介入的情况下,也仅仅得出:华林街派出所民警在孙世华律师办理业务期间,存在行为失范、态度不当、语言有失文明等情况。暂未发现存在殴打羞辱孙世华律师的行为。而此前,广州警方的调查结果则是:孙世华等人涉嫌扰乱单位秩序。


由此 ,笔者又想到另一起发生在2016年冬天的『雷洋被嫖娼』案,地点是首都北京,同样是警权滥用,但后果更为严重——雷洋死!该案同样先由警方自查,认定:雷洋嫖娼,抗拒执法,跳车致死,甚至连雷洋嫖娼射出的精液和卖淫女的证言都固定在案,可谓铁证如山,却最终因为律师介入而逐步揭开真相。尘埃落定时,笔者曾经写过一篇小文:《雷洋案的拷问》(附后)。


何以类似的涉警事件屡屡发生,警察为什么能突破法律所赋予的权力极限,不问缘由任性抓人?从三起案件的处理结果就能看到答案——监管缺位:自己查,没事;别人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我有很多战友是公安一线警员,深知他们的工作辛苦,甚至常常危及生命,所以一直都赞成强化警察权威。我非常欣喜的看到网传的《人民警察法(修订草案稿)》将赋予一线警员更大的执法权,如第二十条规定,人民警察无须证据,经出示工作证件,即可对认为有违法犯罪嫌疑的人进行当场盘问、检查。对拒不配合检查的,还可以强制检查。我非常期盼我们的警察在执法时能够像美国警察一样理直气壮心不虚。但公权力天然具有扩张性,正如著名法学家孟德斯鸠所说: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有权力的人使用权力一直到遇界限的地方方才休止 。因此 ,赋权的同时应该给这个权力明确一个清晰的界限,还要设定严密、有效的限权规则,让执掌权力的人知法、畏法、不敢滥权,也不能滥权。否则,就像“孙律师事件”、“何老师事件”中的警察一样,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小小的“捕快”,连“捕头”都算不上,却敢在摄像头之下,毫无顾忌的为所欲为,事后还能够得到『同仁』的庇护。


如果把权力赋予这样的豺狼之辈,必将给整个社会带来灾难!


附:


《雷洋案的拷问》


从小所受的教育,让我们懂得一个基本的道理:『一个人,可以依靠自己的不懈努力改变命运』。然而,中华首善之区——北京检方的一纸《不起诉决定书》却再一次颠覆了我们这一自以为是真理的认知。


『被嫖娼者』——雷洋,历十年寒窗,从湖南澧县考入令无数学子向往的中国人民大学,并在硕士毕业后幸运的供职于中国循环经济协会。然而,在那个『被嫖娼』的夜晚之后,他再也不能够凭自己的努力去改变命运了!


让专业人士懵B的认定!雷洋死了,而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检察院却认定直接导致“雷洋之死”的邢某某等5名警务人员涉嫌玩忽职守罪,并以情节轻微作出不起诉决定。作为一名专业的法律人,我此时亦不知道玩忽职守罪当如何界定了?情节轻微难道是实施『手臂围圈颈项部、膝盖压制颈面部、脚踩颈面部、摁压四肢、掌掴面部、强行拖拽上车』等暴力行为!?


以何让雷洋瞑目?即使有全国、乃至全世界人民的注视,但傲慢的权力仍以『睁眼说瞎话』的一贯作风打出了一套流畅的『组合拳』,并让所有关注本案的人明白:权力永远大过真相!从2016年5月8日晚间至12月23日,历经7个多月的折腾,雷洋死亡的真相终是不能还原。当然,我们也可以自欺欺人地说:正义可能迟到,却不会永远缺席。但迟来的正义还是正义吗?我们拿什么给死者雷洋和他的父母妻儿一个交待?


丧钟为谁而鸣?小民不该冷漠!海明威在《丧钟为谁而鸣》中写到——没有人是一座孤岛,可以自全…….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损失,因为我是人类的一员,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它为你而鸣!今天,不明不白的是雷洋,明天呢?也许就是我!当然也有可能就是你!


推荐视频 / Video More
发布时间: 2020 - 08 - 03
点击次数: 0
「案情简介」槐某明知自己得了癌症,还到处借钱,并在死前将财产全部给了妻子,与妻子离婚。那丈夫的债务妻子是否需要偿还呢?钱先生与槐某是高中同学,两人同在省会打拼,关系处得很铁。槐某的生意做得很大,开了六家连锁超市,他平时呼朋唤友,喝酒聚会,生意伙伴和同学都觉得他人品不错。2019年5月,槐某给钱先生打电话称,他因生意需要,想向其借十万元钱,三个月内就还上。钱先生没有任何犹豫,当即通过银行转账十万元给了槐某。可是刚过三个月,槐某就因患癌症去世了。钱先生想找槐某妻子要回这十万元钱,才得知槐某去世前两个月已与妻子离婚,且将所有的财产都给了妻子。他通过打听才得知,槐某早在年初就知道自己患了癌症时日无多,就向其生意伙伴和同学借款多达60余万元,并迅速与妻子离婚,自己净身出户,然后静待死亡。如今槐某去世,他的债主都找槐某妻子索要借款,但是槐某妻子称其与槐某离婚了,槐某的债务与她无关。钱先生向报社打来电话咨询,槐某借他的钱,槐某妻子是否应该偿还?记者为此咨询了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律师孙成伟。「律师说法」本期点评: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 孙成伟本案的关键在于确定槐某借的钱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如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则槐某的妻子就应该偿还借款。认定夫妻共同债务需要满足一定的条件,首先在时间上需满足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就本案而言,槐某借钱时并未与其妻子离婚,证明属于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其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
发布时间: 2020 - 08 - 02
点击次数: 0
据央行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2018年我国个人不良贷款余额为7103亿元,不良率1.5%。2020年,受疫情影响,个人不良率达2.1%,再创历史新高。粗略估算,目前我国个人不良贷款余额近万亿。6月,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开展不良贷款转让试点工作的通知(征求意见稿)》《银行不良贷款转让试点实施方案》,明确将进行单户对公不良贷款和批量个人不良贷款转让试点,这意味着万亿规模个贷不良资产市场有机会被撬动,不良资产处置行业将迎来新机遇。律师作为不良资产处置过程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应该如何抓住本轮行业上升周期带来的红利?2020年以来,随着新冠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的蔓延,经济下行、金融市场波动剧烈,虽然这对实体产业的经营环境和偿债能力影响巨大,但对于不良资产行业来讲,确是「危中有机」。近日,银监会发布金融数据——截至6月末,我国银行不良贷款余额3.6万亿元,比年初增加4004亿元,不良贷款率2.10%,创历史新高。由于不良资产风险的暴露存在一定的滞后性,加之疫情以来,银行对贷款客户采取了延期还本付期的政策;我们预测,下半年度银行依旧面临较大的不良率上升、不良资产增加和处置的压力,传统不良资产规模还将增加。与此同时,银保监会6月发布《关于开展不良贷款转让试点工作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和《银行不良贷款转让试点实施方案》,明确将进行单户对公不良贷款和批量个人不良贷款转让试点。可以预见的是...
发布时间: 2020 - 07 - 30
点击次数: 0
「案情简介」省会的小李与素素经人介绍于2015年结婚,次年生育一女。素素对公婆很孝顺,小李感念素素的付出,将祖传的一个玉挂件送给了素素。小李大男子主义,生活中经常对素素呼来喝去,一点也不顾及素素的感受。时间长了,素素对小李颇有怨言。一天,二人因为生活琐事发生争吵,小李一怒之下打了素素几下。素素一气之下收拾东西抱着孩子回了娘家。在坐公交车时,素素将一个提包丢失,里面有一些首饰和小李给他的玉挂件。二人越闹越僵,素素提出离婚。小李同意离婚,但二人在签离婚协议时,小李提出,那个玉挂件是家里的祖传的宝物,素素应该归还。素素这时称,玉挂件已经丢失,再说玉挂件是小李赠送给她的,她不应该返还。小李一听急了,说这个挂件是曾祖母给他母亲的,他没有权利私自赠送给素素。玉挂件丢了,素素必须要赔偿。素素给报社打来电话询问,玉挂件是小李赠送的,她需要返还吗?东西已经丢了,她是否需要赔偿?记者为此咨询了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律师吴腾飞。「律师说法」本期点评: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 吴腾飞吴律师认为,本案应该分情况具体分析。《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八十五条规定,赠与合同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的合同;第一百八十六条规定,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二十三条规定,动产物权的设立和转让,自交付时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本案中,小李和素素结婚...
发布时间: 2020 - 07 - 22
点击次数: 0
「案情简介」离婚以后,前妻带着孩子嫁了人,但前妻随后将孩子的姓氏改了。那么,前妻给孩子改姓,需要征得孩子父亲的意见吗?衡水市某村的小张就遇到了这样的问题。近日,小张给记者打来电话咨询此事。小张和前妻小陈家同在一个村里,2010年,两人结婚。婚后一年,小陈生下儿子。小陈父母对小张的态度一直不太好。在孩子3岁多时,因一些琐事,小陈父母当着同村人的面对小张又打又骂,而小陈在一旁看到后,不仅不帮着小张向父母解释,反而跟父母一起训斥小张。忍无可忍的小张提出了离婚。离婚后,小陈将孩子的户口迁到娘家,不让孩子与小张有任何联系。不久,小陈带着孩子与同村的王某结婚。前段时间,小张听到别人叫自己儿子名字时,才知道,小陈将孩子改姓王了。“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给孩子改姓了,这样做合理吗?给孩子改姓的事,是不是应该问问我呢?”小张向记者提出了自己的疑惑。带着小张的疑问,记者咨询了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刘日青律师。「律师说法」本期点评: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 刘日青刘律师表示:我国《婚姻法》第二十二条规定:子女可以随父姓,也可以随母姓。一般而言,子女出生后,其姓氏是经父母双方协商一致后确定的,那么孩子姓氏的变更,也应由父母双方协商一致。根据《公安部关于父母离婚后子女姓名变更有关问题的批复》文件,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变更子女姓氏问题的复函》的有关精神,对于离婚双方未经协商或协商未达成一致意见而其中一方要求变...
微信公众号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桥西区石铜路11号冀华律师楼
邮箱:jihualawyer@vip.163.com
法律咨询:0311-85288005
招聘咨询:0311-68071262
传真:0311-85288018
邮编:050091
传真:+86 0755-2788 8009
Copyright ©2017 - 2022 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