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华论坛 Video
Video 冀华论坛
关于最新民间借贷司法解释第三十二条的理解及溯及力问题
日期: 2020-08-31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2020修正)已于2020年8月20日生效。该规定对法律保护的利率作了重大修改,由此引发了一些疑问,其中对第三十二条的理解及司法解释溯及力问题可能首当其冲。本文略作探讨,以资引玉。


一、关于第三十二条的理解


第三十二条全文如下:


“本规定施行后,人民法院新受理的一审民间借贷纠纷案件,适用本规定。


借贷行为发生在2019年8月20日之前的,可参照原告起诉时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四倍确定受保护的利率上限。


本规定施行后,最高人民法院以前作出的相关司法解释与本解释不一致的,以本解释为准。”


第一款字面意思比较清楚,即自2020年8月20日之日起,新受理的民间借贷案件(必须)适用本规定。那么,此前受理的案件呢?根据一般逻辑,条文的言外之意不难理解为:此前受理的案件不适用本规定——法不溯及既往。需要强调的是,条文使用的是“受理”一词,即是否适用新法以案件受理的时间节点为依据。也就是说,2020年8月20日之前受理的案件,2020年8月20日之后尚未审结的,无论处于一审阶段还是二审阶段,均应适用旧法。


第二款略费思量:一般而言,“借贷行为发生在2019年8月20日之前的(案件)”可能分两种情况,即一种在2020年8月20日之前受理,一种在2020年8月20日之后受理,但由此容易引发严重的逻辑混乱。根据行文语意的连贯性,第二款应理解为:2020年8月20日之日起新受理的民间借贷案件中,借贷行为发生在2019年8月20日之前的,可参照原告起诉时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四倍确定受保护的利率上限。如果“借贷行为发生在2019年8月20日之前的(案件)”涵涉2020年8月20日之前受理的案件,一则根据第一款之精神,没有适用新法的空间,谈不上“参照”LPR;二则倘若早至2019年8月20日之前受理,更无“原告起诉时”的LPR可供参照。当然,如此理解仍然存在一个问题:新法规定的是“可参照”,也就是说不参照未尝不可,由此给法官留下了巨大的自由裁量空间,从而可能严重不利于法律的统一适用——想必是立法机关权衡利弊后的过渡之举吧,也是第一款规定的一个例外。至于借贷行为发生在2019年8月20日之后的该当如何处理?条文虽未言明,但不难理解为(应当)适用新法——毕竟有了LPR可依,精神也需与“九民纪要”一致。


第三款是废止条款,意思非常明确:自2020年8月20日起,以本解释为准!当然这并不是说此前受理的案件在2020年8月20日后尚未终审的,将没有旧法可依,而是仍然要遵循法不溯及既往原则(第一款之精神),适用旧法。


对第三十二条的理解与司法解释溯及力问题息息相关。笔者认为该条文的含义是清楚和明确的。搞清楚这一问题,便不至于引发诸如2019年8月20日或2020年8月20日之前审结的一审案件,二审延续至2019年8月20日乃至2020年8月20日之后,是否需要适用新法改判,以及2020年8月20日之前已经支付超过年息24%而不足36%的“自然债务”,是否可以要求返还等疑惑。


二、关于司法解释有无溯及力的问题


上述思考明显引发的一个老生常谈就是司法解释到底有无溯及力?新的民间借贷司法解释是如何处理溯及力问题的?


通说认为,司法解释应当具有溯及力:“司法解释是对如何正确理解和执行法律的具体规定,其内容是法律的应有之义,最高司法机关不得超越法律的本来之意做出扩张解释,因此解释的内容不会超越社会成员的正当预期,溯及既往也就不会损害人们的信赖利益。”而立法解释不具有溯及力:“立法解释的前提是法律规定本身含义或法律如何适用并不明确,而这种不明确是由于法律自身的局限性、复杂性和人们认识观念的差异所导致,因此,解释的内容很可能超出相当一部分社会成员的预期,所以,立法解释不应具有溯及力,否则会损害社会成员的信赖利益。”


通说听起来颇为冠冕堂皇,但如何区分“法律的本来之意”和“法律规定本身含义或法律如何适用并不明确”?何谓“正当预期”?何谓“信赖利益”?讨论起来不免龃龉。


关于此节,“两高”《关于适用刑事司法解释时间效力问题的规定》(高检发释字【2001】5号,现行有效)已经规范并统一了刑事司法解释溯及力的问题,但民商事法律领域至今未见统一、明确的规定,而是呈现出“各自为政”的特点,如: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法释【1999】19号,现行有效)第三条规定:“人民法院确认合同效力时,对合同法实施以前成立的合同,适用当时的法律合同无效而适用合同法合同有效的,则适用合同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法释【2000】44号,现行有效)第一百三十三条规定:“担保法施行以前发生的担保行为,适用担保行为发生时的法律、法规和有关司法解释。担保法施行以后因担保行为发生的纠纷案件,在本解释公布施行前已经终审,当事人申请再审或者按审判监督程序决定再审的,不适用本解释。担保法施行以后因担保行为发生的纠纷案件,在本解释公布施行后尚在一审或二审阶段的,适用担保法和本解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2】31号,现行有效)第三十一条规定:“除本解释另行规定外,2001年10月27日以后人民法院受理的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涉及2001年10月27日前发生的民事行为的,适用修改前著作权法的规定;涉及该日期以后发生的民事行为的,适用修改后著作权法的规定;涉及该日期前发生,持续到该日期后的民事行为的,适用修改后著作权法的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法释【2016】5号,现行有效)第二十二条规定:“本解释自2016年3月1日起施行。本解释施行后人民法院新受理的一审案件,适用本解释。本解释施行前人民法院已经受理、施行后尚未审结的一审、二审案件,以及本解释施行前已经终审、施行后当事人申请再审或者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决定再审的案件,不适用本解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的补充规定》(法释【2017】6号,现行有效)第二十九条规定:“本解释自2004年4月1日起施行。本解释施行后,人民法院新受理的一审婚姻家庭纠纷案件,适用本解释。本解释施行后,此前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相关司法解释与本解释相抵触的,以本解释为准。”


——个中差异一望便知;民商事司法解释的溯及力问题绝非通说那么简单,须以具体规定为准。当然,在司法解释对溯及力没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不排除基于公平原则创造性司法判例的产生。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2020修正)第三十二条显然也没有进行“扒祖坟”式的反攻倒算,而是另辟蹊径,以一审受理时间为节点来解决溯及力问题——正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的补充规定》处理方法一脉相承。这或许是一个趋势——越来越强调法不溯及既往。


通过上述探讨,希望对更好地理解和适用相关法律能有所帮助。


推荐视频 / Video More
发布时间: 2020 - 10 - 09
点击次数: 0
发布时间: 2020 - 09 - 22
点击次数: 0
发布时间: 2020 - 09 - 15
点击次数: 0
案例:2017年9月20日,一审法院以鲁某犯非法拘禁罪(下称“前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缓刑考验期自2017年10月1日起至2018年9月30日止)。判决送达后,鲁某未上诉,一审判决生效。2018年5月,公安机关以鲁某2017年3月28日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下称“漏罪”)对其刑事立案,并于2018年6月30日上网追逃;鲁某于2019年12月27日到案,于2020年4月13日被提起公诉。问题:漏罪判决时,是否撤销鲁某前罪缓刑,数罪并罚?一、初步判断《刑法》第七十七条第一款:“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限内犯新罪或者发现判决宣告以前还有其他罪没有判决的,应当撤销缓刑,对新犯的罪或者新发现的罪作出判决,把前罪和后罪所判处的刑罚,依照本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决定执行的刑罚。”从字面看,鲁某没有明显不符合“在缓刑考验期限内犯新罪或者发现判决宣告以前还有其他罪没有判决的”情况。据此,一般理解是:应当对鲁某撤销缓刑,数罪并罚。二、质疑及再判断本案特殊在于,漏罪虽然于缓刑考验期内被立案追诉,但在该罪判决、起诉乃至到案前,前罪缓刑考验期已经届满。根据《刑法》第七十六条之规定,既然鲁某“缓刑考验期满,原判刑罚不再执行”,如何撤销缓刑、数罪并罚?首先,对鲁某撤销缓刑、数罪并罚,无异于将执行完毕的刑罚予以撤销,重新执行,严重违背“一事不再理”原则。其次,通过《刑罚》第七十条、第七十一条之规定...
发布时间: 2020 - 09 - 14
点击次数: 0
「案情简介」刘女士所住小区为老旧小区,环境脏乱差,饱受业主诟病。今年年初,业主们向小区物业公司反映,希望能将小区环境整治一下。物业公司反应也很积极,除了将小区绿化外,还将小区内的陈年垃圾、旧物等清理了。一个月前,一直开车上班的刘女士想着要锻炼身体,就去楼下车棚里找自己那辆山地自行车,可是她找遍了整个小区也没找到。后来有居民告诉她,物业公司将常年不用放在车棚里的自行车给卖掉了。刘女士一听就急了,她那辆山地车价值3000余元,物业公司怎么没给她打招呼就给卖了呢?她找到物业公司,物业工作人员称他们事前贴过告示,业主在规定时间内没有自行清理旧物的,物业将直接处理。刘女士称,她一直未见过该告示,也没人通知过她。如今自行车被物业卖掉,其应该按原价赔偿。物业公司称自行车放置几年不用,已破旧不堪,他们只卖了200元钱,要赔也只能赔这点儿钱。刘女士给报社打来电话,询问小区物业私自处理业主的东西,是否需要按原价赔偿。记者为此咨询了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娅娅。「律师说法」本期点评: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 张娅娅张律师认为,物业公司无权私自处理刘女士的物品。首先,刘女士不存在过错。根据物权法第八十二条规定,物业公司受业主委托,可管理包括车棚在内的小区建筑物及附属设施,但并无处分业主物品的权利。同时,根据物权法第八十三条规定,业主大会和业主委员会,可对侵占小区通道的物品进行清理。但本案中,刘女士的山地自行车停...
微信公众号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桥西区石铜路11号冀华律师楼
邮箱:jihualawyer@vip.163.com
法律咨询:0311-85288005
招聘咨询:0311-68071262
传真:0311-85288018
邮编:050091
传真:+86 0755-2788 8009
Copyright ©2017 - 2022 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