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华论坛 Video
Video 闻案说法
「案情简介」小英是某村农民,她10年前就在当地一家化工厂上班,单位为其交纳养老保险。今年5月,小英在下班途中被李某驾驶的汽车撞伤,花去5万余元医疗费用,并落下九级伤残。经交管部门认定,李某负此事故的全部责任。近日,小英向李某及其投保的保险公司索要赔偿,认为应按城镇居民标准来计算赔偿金。保险公司虽然同意赔偿,但认为只能按照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计算,理由是小英为农村户口,且一直在农村工作。双方就赔偿事宜一直无法达成一致。小英打来电话咨询,像她这样虽然生活在农村,却一直在企业上班,能否按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来计算残疾赔偿金?记者为此咨询了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律师邵明涛。「律师说法」本期点评: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 邵明涛邵律师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之规定,交通事故致人伤残的,应当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自定残之日起按二十年计算。同时,还应当根据案件的实际情况,结合受害人住所地、经常居住地等因素,确定最终的适用标准。本案中,小英是农村户口,且生活在农村,其住所地和经常居住地均在农村,保险公司据此提出按照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计算残疾赔偿金,不无道理。但是小英一直在企业上班,其主要收入来源为公司务工收入,其因交通事故所造成的损失并非农业生产收入,按照农村人均纯收入计算明显难...
更新时间: 2019 - 10 - 10
「案情简介」前一段时间,李女士为自己的孩子报了一个课外辅导机构的课,由辅导方一对一为孩子进行辅导。按照价目表,一个课时的费用为200元。李女士想给孩子先交20次的课程费,就是4000元。辅导机构的工作人员说,目前有一个优惠活动,如果一次交费达5000元就可以再赠5个课时的课。于是,李女士就交了25个课时所需的5000元。辅导机构答应给李女士的孩子提供30个课时的辅导。后来,李女士的家搬到离这个辅导机构较远的地方,孩子来回不方便,就决定不再在此处上课了,此时孩子已经上了15个课时的课了。李女士向辅导机构说明情况,希望对方能将余下10个课时的课时费2000元退回。但辅导机构称,按照规定,如果是按价目表交费,对没有上完的课时,可以退费;但如果享受了赠课优惠,相当于下调了课时费价格,不好记账,款就不给退了。如果离得远,孩子平时来上课不方便,可以选择假期时间来上。而且,辅导机构的课时费马上要上调,因李女士已经交费,还可以享受以前的价格。李女士觉得,这些条件虽然看起来挺优惠,但每天接送孩子实在不方便,所以坚持要求退费。双方各执一词,一直没有达成一致意见。李女士想咨询,像这种情况下,按照法律规定,辅导机构是否应该退费?目前,暑假已至,对一些想为孩子报辅导班的家长有什么提醒?记者就此咨询了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律师杨芳。「律师说法」本期点评: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 杨芳杨芳律师认为,李女士与该课外辅导机构...
更新时间: 2019 - 10 - 08
「案情简介」因为琐事,同为雇员的二人发生争吵进而发生打斗,一人将另一人打伤后逃走,雇主是否应该承担赔偿责任呢?省会的王先生打来电话,说出了心中的疑问。王先生与张某同时受雇于搞园林种植的葛某。在种树过程中,王先生嫌张某玩笑开得过分,有些恼怒,骂了张某几句。张某勃然大怒,除了用言语辱骂,还动手打了王先生。王先生也不示弱,二人打在一起。张某拿起铁锹拍在王先生身上,造成其肋骨骨折。一看王先生受伤倒地,张某逃之夭夭。王先生去医院治疗,花费一万余元。他找不到张某,遂找到葛某,认为张某是其雇用的,张某逃走不见踪影,葛某应该承担赔偿责任。葛某却一再拒绝,认为他们两个人打斗并非为了工作,当时他也未在现场,王先生不该向他主张赔偿。王先生经过多次讨要,均无功而返。他打电话询问,他被其他雇员打伤,雇主是否要承担赔偿责任。记者为此咨询了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律师邵明涛。「律师说法」本期点评: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 邵明涛邵明涛认为,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被其他雇员打伤,雇主是否承担责任需要从以下方面进行分析:首先,要分析雇员之间的打斗行为是否与其所从事的雇佣活动有关。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之规定,雇员只有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损害时,雇主才需要承担赔偿责任。该雇佣活动指的是从事雇主授权或者职责范围内的生产经营活动。其次,要看雇主是否存在过错。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
更新时间: 2019 - 09 - 09
最高院司法解释赋予了实际施工人突破合同相对性直接向发包人主张工程款的权利,但是如果在主张权利过程中,遇到“仲裁条款”,会使得这种权利的行使遇到一定的障碍。本文将分多种情况来分析“仲裁条款”对实际施工人行使权利的限制。一、“实际施工人”的定义。由于我国建筑市场尚不规范,为规避资质管理,实践中工程转包、违法分包、借用资质等现象普遍。为加强农民工权益保护,保护弱势群体,最高院以司法解释的形式提出了“实际施工人”的概念,规定“实际施工人”可以突破债权相对性,直接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实际施工人”是《最高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创设的概念,其包括“无效合同的承包人,转承包人、违法分包合同的承包人、没有资质借用有资质的建筑施工企业的名义与他人签订建筑工程施工合同的承包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六条规定,“实际施工人以转包人、违法分包人为被告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当事人。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规定,“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应当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第三人,在查明发包人欠付转包人或者违法分...
更新时间: 2019 - 09 - 06
「案情简介」刘先生30多年前与前妻离婚,儿子由前妻抚养,他一次性给付完孩子抚养费之后,与前妻和儿子不再联系。后来,刘先生与李女士结婚,李女士的三个女儿当时都是十岁左右,刘先生将这三个继女视为亲生,将她们抚养长大。再婚十多年后,刘先生与李女士将结婚前各自所有的房子卖掉,加上结婚这十多年来两人共同的积蓄,购买了一套新房子。2000年的时候,刘先生与李女士共同订立了遗嘱,并在公证处做了公证。 遗嘱的大概内容是:二人共有一处面积为70平方米二室一厅的房子,该房子系二人各自变卖婚前房子,及二人生活积蓄所购买。如果刘先生先去世,属于刘先生的全部财产归李女士所有。如果李女士先去世,属于李女士的所有财产归三个女儿所有。如果李女士去世后,刘先生再婚,刘先生对现在的房子只有居住权,刘先生享有该房子所有权部分待刘先生去世后,由三个女儿继承。也就是说,这套70平方米的房子将来归李女士的三个女儿所有。2003年的时候,李女士因病去世后,李女士的三个女儿以各种理由拒绝赡养刘先生。大概在2005年左右的时候,刘先生得了一场病,由于三个继女拒绝照顾他,无奈之下,刘先生只好与亲生儿子小刘取得联系。得知父亲需要人照顾,小刘便和妻子搬到刘先生家里居住,负责照顾刘先生。因为儿子小的时候自己没有管过多少,可这十多年来却都是儿子在照顾自己,刘先生觉得这些年亏欠儿子太多,便产生了将来去世后,属于自己的那部分遗产由儿子...
更新时间: 2019 - 09 - 02
2019年7月19日,河北省律师协会名誉会长、冀华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会议主席马越平应邀参加“金龙法律沙龙”,以《大律师之“大”》为题,就大律师之大目标、大律师之大规划、大律师之大格局、大律师之大谋略、大律师之大德行、大律师之大范儿、大律师之大健康七个方面作了持续两个半小时的演讲。省律协会长张金龙参加了此次论坛交流活动,给予高度评价。以下根据其讲课内容整理。国家并没有制定大律师这一级别或称谓。称呼大律师,有的是调侃、恭维,也有的则是尊称,人们把那些名气大、业绩好、资历深、声望高的律师,尊称大律师。我今天讲的大律师就是从这个角度讲的。请注意,大律师不是挣钱最多的律师,如果缺乏声望高这一要素,收入再高,也不是大律师。大律师大在何处?我认为,大律师应当有几个方面的“大”。一、大律师之大目标是不是每个律师都想成为大律师?不是。有些人并不想成为大律师,许多人只想成为挣大钱的律师。我讲个真事。时间大约是1997年年,我刚辞职做律师不久,由于我的汽车被人借走就去打出租车,但在树凉下打扑克的出租司机看了我五秒钟坚定地说:“不去!”,“你不挣钱了?”我问,“挣钱干什么?不就是快乐吗?我正快乐着哩,调主!”他扬手甩牌——啪!这事儿小理不小。里头有个价值观的问题,也即你对人生的看法,对幸福的理解的问题。你做哪一种选择,是积极向上,还是甘愿平庸?幸福本来就是人们内心的一种体验,人们可以自愿选择,既可以选择积极...
更新时间: 2019 - 08 - 30
「案情简介」省会的小张来电话称,近日,他的朋友李先生订了份外卖,里面有豆角肉馅的包子。李先生吃了包子后出现呕吐、拉肚子症状。因怀疑是肠胃病,小张就为其买来药物服用,但是后来李先生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小张和同事将难以忍受的李先生送到诊所就诊。医生诊断是典型性食物中毒。经过打针、吃药等治疗,李先生发起了高烧。小张将商家叫来,跟随他们一起去的医院,也见证了救治过程。小张等人让商家付医药费用,但是商家称,也许是李先生自己的肠胃有问题,他们不负责任。李先生治疗几天后病情好转,花去医药费5000余元。小张代表李先生多次找商家协商,商家却置之不理。小张问记者,遇到这种情况,李先生如何才能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记者为此咨询了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律师任立坤。「律师说法」本期点评: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 任立坤任律师认为,李先生可以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食品安全法》等法律法规,来主张自己的赔偿,据此可主张的数额不仅限于已支付的医疗费。维权中,李先生应当证明涉诉食物存在某种缺陷,食用涉诉食品给其造成了损害后果,损害后果与食品缺陷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因此,李先生可以外卖订单、医院诊断证明、证人证言等证据来证明。维权途径可通过消协、工商、卫生等部门对外卖商家进行举报,或者直接提起民事诉讼。任律师在此提醒李先生,遇到的问题最好最直接的解决办法是找12315举报。要是通过民事诉讼,李先生需要承担的举证责任则比较重,需要...
更新时间: 2019 - 08 - 21
摘要:在市场经济高速发展的今天,商业秘密作为企业最重要的信息业已成为企业竞争成败的关键因素,随之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也与日俱增。通过对司法实践中侵犯商业秘密案件的分析,结合商业秘密自身特性的分析,为商业秘密的保护提供了可供参考的思路。关键词:商业秘密;鉴定;保密措施;实质损失一、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类型商业秘密作为企业生存与发展的重要因素,在经济社会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对商业秘密采取有效措施进行保护也已经成为了现代企业发展的共识,但是司法实践中仍有大量的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存在,对商业秘密采取的保密措施单一是造成侵犯商业秘密行为存在的重要原因,一般来说签订保密协议是企业保护商业秘密的最主要措施之一,但是从实践中来看其并没有起到良好的效果。在目前的司法实践中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主要有以下几种:第一是原企业的技术人员离职,相关的技术信息被离职人员秘密带走,并成为其新进企业的技术信息;第二种是原企业的技术人员离职,利用其在原企业所掌握的技术信息自己另起炉灶,与原企业形成了竞争关系;第三是原企业的技术人员离职后,将其掌握的技术信息卖给其他企业以获得利益,致使原企业的竞争优势变弱;第四是掌握商业秘密的企业与其他企业合作,后合作终止,在合作期间被对方掌握了本企业的商业秘密;第五是掌握技术信息的技术人员在职期间自己私下利用在企业掌握的商业秘密进行其他盈利活动。就本文分析的案例来说就包含在上述列举的...
更新时间: 2019 - 08 - 16
摘要:在对恶势力犯罪量刑的问题上,司法机关不仅应考虑到各被告人在恶势力组织中的地位、所起作用及前科、累犯、自首、认罪等量刑因素,还应综合考虑恶势力组织所处于的演化阶段及暴力程度等酌定因素,如此,以正确评估恶势力组织的危害程度及各被告人的人身危险性,达到公正量刑的目的。关键词:恶势力、酌定量刑情节、暴力程度、演化规律随着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纵深开展,以及2019年4月9日两高两部《关于办理恶势力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恶势力意见》”)的出台,司法机关在恶势力犯罪量刑的问题上的把握日趋准确和规范。在《恶势力意见》中,体现了如下原则即:对“纠集者”“首要分子”“重要成员”和“其他成员”在量刑问题上应当予以区别对待。但除此原则以外,笔者认为该区别对待还应结合我国“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以及“罪刑相适应”的司法原则,故而建议司法机关在对恶势力犯罪量刑时,还可以考虑如下几点因素。一、结合恶势力本质特征及其演化规律,可以通过分析恶势力个案在演化过程中的具体阶段,由轻到重的把握量刑尺度。对于组织较为松散的恶势力组织(初步形成期)、组织性较强的恶势力组织(成熟期)以及组织严密的恶势力犯罪集团(蜕变期)三者在量刑从严程度上予以区别对待。根据《恶势力意见》的规定:恶势力是指经常纠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百姓,扰乱经济、社会...
更新时间: 2019 - 08 - 09
「案情简介」张女士母亲病重期间,妹妹不让其看望母亲。原因是母亲的房子拆迁分得三套房子,妹妹以照顾母亲为由,搬到母亲家居住,想独占拆迁分得的三套房产。张女士十分伤心,找到记者诉说了心中的苦闷。张女士告诉记者,在她们姐妹很小的时候,父亲因病去世,母亲将她们姐妹俩抚养长大。后来,张女士和妹妹相继结婚,虽然都搬出去居住了,但姐妹俩经常回家看望母亲,并且姐妹俩相处得也不错。十年前,老家的房子面临拆迁改造。按照拆迁方案,张女士母亲的房子拆迁后可以分得三套新房。拆迁期间,张女士的母亲在张女士姐妹家轮流居住。新房子交工后,张女士母亲搬回居住。后来,母亲生了一场大病,需要人照顾,张女士的妹妹以照顾母亲为由,搬进母亲家居住。几年间,张女士多次去看望母亲,妹妹都不让她进门。虽然看不到母亲,可张女士还是经常给同小区的亲戚打电话询问母亲的情况。妹妹告诉张女士,她要为母亲养老送终,将来母亲去世后,三套房子都归她所有。同时,妹妹将其中的一套房子出租出去,作为她跟母亲的生活费,另一套房子则让自己的儿子居住。张女士提出,妹妹不让她照顾母亲的做法合法吗?妹妹霸占父母房子的做法合法吗?将来母亲去世,她有权继承房产吗?为此,记者咨询了冀华律师事务所杨昭龙律师。「律师说法」本期点评: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 杨昭龙杨律师称,《老年人权益保障法》规定,老年人有接受子女赡养、要求子女给付赡养费等权利。相对应的,子女有赡养老人的义务。...
更新时间: 2019 - 08 - 05
微信公众号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桥西区石铜路11号冀华律师楼
邮箱:jihualawyer@vip.163.com
法律咨询:0311-85288005
招聘咨询:0311-68071262
传真:0311-85288018
邮编:050091
传真:+86 0755-2788 8009
Copyright ©2017 - 2022 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